儘管選戰開始倒數,但開車在南投主要省道上,於半年前返鄉參選的李文忠競選旗幟依舊不多,甚至在候選人號碼宣布前,李文忠的競選旗幟在全南投只有六百支,對手李朝卿至少六萬支。「六百對六萬,你說我的知名度能高到哪?」李文忠自嘲的說。

儘管經費不足、知名度不高,但李文忠相當勤快,他總在天剛破曉之際就跑到農村拜票,連被藍營視為鐵票倉的仁愛、信義鄉,也經常到當地走動,希望一步一腳印彌補先天不足。

傾力幫助李文忠的南投縣議員廖志城說,原先許多淺藍選民都表態支持李文忠,但當吳敦義拿官位賭清白時,他自己都感受到選情「不對勁」,淺藍票源開始流失。「李文忠到台北開記者會的路上,我還打電話警告他要慎重,因為把吳敦義打下去,後果難料!」

「打吳敦義,對各縣市都加分,唯獨南投減分。」前民進黨埔里鎮黨部總幹事徐仁和說,攻擊吳敦義,就是與南投人為敵,「現在已經不是對與不對的選戰,而是你為什麼要打吳敦義。」

李文忠長期在中央政壇打滾,形象清新,過去被民進黨視為十一寇,對中立與淺藍選民其實頗有說服力,加上李朝卿在南投政績並不顯著,其實有一搏機會。只是「江欽良事件」爆發後,卻讓在地人有一股「欺負南投閣揆」的不滿情緒。

「我的確犯了技術上的錯誤…」李文忠說,選戰從失焦變成失控,他自己沒有什麼藉口。還用力拍了自己的臉頰,語帶不甘的說「說到這,我先要打自己一個巴掌…」

廖志城說,李文忠回到南投時只帶了八萬塊,但他毅力驚人、一天至少工作十八小時,「好幾次半夜兩點才跟他通電話,早上六點又打來,根本是工作狂,他當縣長肯定會讓南投改變!」「只是,沒想到吳敦義會當院長,唉…」現在只盼能爭取剩下四十%未表態的選民支持。

#選戰 #競選旗幟 #選民 #淺藍 #失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