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國際舞台上最重大弊端就是兩個東西:中國的貿易出超和美國的國際借債。兩三年前有兩個經濟學家提出「中美國」的概念,認為中國與美國已經是一個整體。但這絕對不是讚揚,就是我講的經濟互動的邏輯,上個星期這兩個經濟學家發表了一篇文章,認為世界經濟要恢復健康必須要毀滅「中美國」,要毀滅這種互動邏輯才能健康。

展望長遠的未來,東亞地區的各國公眾和各國政府自然而然會開始懷疑在金融上弱得多的美國,懷疑美國是否會像過去充當地區的領導和保護者,作為強勁發展的巨型強國的中國,必然會有影響和實力的增長。力量結構、權勢結構正在改變。國際政治是相對的,中國和美國,再加上其他的競爭者,印度、日本、韓國、俄羅斯等等,各自都有不同的長處和短處,所以總的競賽表現如何、總的力量對比如何,我們所做的評判應該是比較複雜的,不能光看中國GDP,就像不能光看美國軍事力量一般。

#美國 #中國 #獲取 #結構 #懷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