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哭訴說:「候選人的競選總部,在投票倒數計時的關鍵時刻被迫撤遷,這該不會是台灣地方自治史上頭一遭?我一個女人要帶四個孩子,面對這些迫害,又能夠怎麼樣?」

李素紅是在競選總部成立前三天,接到王姓鄉代電話,指她向劉姓鄉代轉租的總部店面屬鄉有市場,不能作為選舉用途。由於請柬都已寄出,只好拜託對方「寬限」幾天,俟找到「合法」的店面就會立即搬走。

同時間王姓鄉代提案,要求鄉公所針對該店面嚴格執行「零售市場管理條例」規定。

李素紅於總部成立的翌日,即十一月十日收到催遷公文後,不過因魚池街精華區店面飽和無處可遷,只好利用總部店面原「花語花訪」招牌賣蘭花,然後把總部「寄」在花店裡。

李素紅說,此權宜作法對方仍不滿意,每天都有不明人士開車到門口反覆緊急煞停,或直接嗆:「妳怎還不搬走!」由於備受騷擾,十一月卅日晚間漏夜將總部撤退至巷內租屋處。

沒想到翌日中午又接到另封公文,指她的彩球、旗幟懸掛在市場LED燈外圍不符規定,必須限期改善。隨後撕毀標語和騷擾又連日發生,甚至進逼到租屋的住宅區巷內。

李素紅不平說:「滿街旗子亂插,為什麼不去抓?我已經被迫退守小巷了!什麼樣的地方當競選總部才叫合法?那麼多候選人設在住宅內算合法嗎?設在商店街算合法嗎?為什麼單單找我麻煩?」

#搬走 #被迫 #合法 #總部 #鄉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