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早該發現的,你與他們不同,那些我愛過的男孩們(他們都像你……)即使我個性再醜怪再孤癖多麼不討喜,電視一開CD一放,你仍是得唱歌給我聽,不會因為誰比我漂亮可愛,你就只對誰唱歌,不會大家都是一樣的。

如果這可算做戀愛,那該是多麼絕望的單戀,漫漫長路看不到盡頭,單方面的愛情若要死心塌地,唯一方式只能說服自己不求回報,這話聽來慘烈無比,像是對著深不見底的湖猛丟石子般,再努力也得不到一絲回音。

但這和通常定義的愛情與眾不同的是,我得以和第三者(第四,第五……這數量該是越多越好)共同愛著你,這個被稱為林宥嘉的歌手,就跟所有愛著張懸蘇打綠五月天,更甚至五五六六黑澀會美眉棒棒堂的人一樣,我們統稱為FANS,或粉絲,無關人氣與否,一視同仁。

我老覺得這像一場病症,愛情的熱病一發不可收拾,病症初期:每天定時收看你所有節目廣播表演,發呆時不自覺腦中浮現旋律哼起歌。接著,每日固定買報紙掌握你所有最新消息,而其他雜誌訪問也不能放過,全剪下收藏更有甚者拿去護貝。到了病症中期:寫信當作寫日記般勤快,開始想見你一面握手招呼……哪種愛情不是這樣?聽到對方名字會心跳加速,忍受漫長等待只為見對方一面,再過來病情加重,我開始上網學著留言,並驚訝的發現竟有那麼多地方可以討論你,論壇家族網誌或PTT……。

於是我化身成用英文字母排列組合出來的單字,悄悄在白底黑字中潛水,從未見過面的人怎能如此親密打鬧聊天?掛在林宥嘉名字底下的粉絲竊竊私語,像找到同伴般說著,喂我也喜歡林宥嘉呀哪一首歌……。

那我和他們算是同類嗎?我試著打了幾個字回應,底下的回文者便親密的叫了我暱稱,我害羞說著:「我還沒有聽林宥嘉唱過現場呢。」、「那下次我們一起吧!」,如朋友般自然語氣。親愛的林宥嘉,告訴我,朋友是不是就這樣交的?

她說我們,因為你,於是我便就此成為我們。

我們、我們、我低聲不斷重複,那將會是世界上最美好的量詞單位了。

(親愛的□□□,這裡頭能不能換成別的名字?)

(親愛的周杰倫)

(親愛的劉德華)

(我想起國中的那些女孩,我們能做好朋友嗎?)

親愛的林宥嘉,最後我還是去參加簽唱會了,到頭來始終沒有排進那長長人龍裡,只敢遠遠望著你唱歌,媒體要求你以歌迷當背景拍張大合照,你稚氣的笑起來轉過身,我也拿起CD舉高搖晃,和我身邊吶喊尖叫的女孩一樣,我試圖也大喊著你的名字,林宥嘉林宥嘉,聲音乾乾的同樣喊到聲嘶力竭,轉過頭和旁邊女孩一樣露出窘迫的微笑,女孩遞給我一顆喉糖。

第二天新聞出來了,好大一張娛樂新聞的版面,照片裡你笑得一臉靦腆,身後是滿滿的歌迷開心面孔,我將報紙攤在地上,仔細搜尋著自己的臉卻片尋不著(那麼,大概是在這個位置吧……),我伸出手,往照片更上方被切掉的部分比劃了一下,在框框之外但我確切是存在於那裡的,這就是我和你的合照了,我們和那麼多愛你的人擠在一起多麼親密,都笑得天真無邪像個孩子。

這是愛情。

我把那張報紙舉起來,找出黏膠一吋一吋把它貼在房裡牆壁上,親愛的林宥嘉,每當我朝那張報紙望去的時候,便會看見外面的風輕而緩慢朝我吹過來,就像是開了一道窗戶般。像擁抱對於寂寞,像愛對於不愛,像你對於我。     (下)

#報紙 #親愛 #名字 #親密 #林宥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