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接B4版)就在「精彩節目」正進行之時,摸吧的工作人員已悄然關閉了這裡惟一的進出口。一扇防盜門將摸吧與外界完全隔離,縱使客人臨時有事要走,也要等「節目」表演完後再說;此時就是門外有叩門聲,摸吧工作人員也是充耳不聞。另有工作人員守候在舞台周圍觀察客人是否有違「不許接打電話、不許拍照錄影」的「遊戲規則」。

待到曲終人散之時,雖然已是次日淩晨,但摸吧依舊霓虹閃爍、歌舞昇平。摸吧傳來的勁爆音樂還是響徹桃海賓館方圓500公尺之內的整個夜空,附近社區居民,對這種「夜半歌聲」苦不堪言。一位住戶說:「聽說前一段時間員警把這裡查了,怎麼又開了?」據說,這附近還有兩家這樣的酒吧,但生意沒有這裡好。這裡的老闆後台大,而且離學校也很近,所以生意特別好。

附近大學生 常流連其間

烏煙瘴氣的環境中,來這裡消費的人群,有戴著金邊眼鏡、西裝革履的「小資」(小資產階級的簡稱,一般為都市白領),有其貌不揚卻又衣著得體的工薪階層,也有舉止粗獷不修邊幅的打工一族,更有稚氣未脫囊中羞澀的學生流連其間。

摸吧風靡附近大學生,緣於誤打誤撞,據說有學生在嘗到「甜頭」後,回校呼朋引伴。來這邊消費的大學生,也常遇到尷尬的場面,他們中有人曾碰到自己的老鄉,也有人遇過自己女朋友班上的同學。為了避免難堪,他們都心照不宣,裝作不認識,也不會去告密,因為誰告密就等於承認自己也去了那個地方。

摸吧裡設立不少小包廂,那是客人和小姐性交易的地方。一次性交易的價格是150元(人民幣,下同),若是熟客或客人較少時,100元也接受。據了解,學生要求性交易的機率並不高,可能是因為經濟能力差了一點。

值得一提的是,調查發現,經常去「摸吧」的學生中,大多數是沒有考研究所壓力的大三、大四學生。對於他們來說,學習已經不是很重要的事情,只是在無聊的等待著畢業。當然,也有少數成績很好的大學生加入「摸吧大軍」的行列。

蘭州啤酒城,掛羊頭賣狗肉經營摸吧,泉州流動性大的「擦鞋女」,也變相從事色情交易,所不同的是,摸吧的對象以年輕人居多,而擦鞋女的目標則鎖定老人出手。

泉州擦鞋女,每天早上八、九點的時候,就提著工具箱和塑膠凳四處閒晃,她們主要分布在市區的府文廟、文化宮及各公園附近,老年人是她們的主要「顧客」。

據知情人士透露,這些「擦鞋女」多達數百人,主要來自江西、四川等地,她們在泉州市區內到處流竄,其中有些人挑選老人活動多的地方作為「據點」,專門打中老年人的主意,獲利相當可觀。此現象存在已好幾年了。

泉州擦鞋女 打老人主意

平時,這些擦鞋女會聚在一起打牌,遇到「目標」(老人)出現,便極盡拉攏之能事,「按摩嗎?一個10塊錢,很便宜啊,保證你舒舒服服的。」一邊說一邊拉扯。若客人嫌現場人多有礙觀瞻,便帶他到附近角落,再為老人提供「服務」。

由於帶有色情意味,有些經常「惠顧」的老人,也因此「擦」出愛的火花。12月3日,府文廟廣場附近小巷,一名中年男子邊罵邊朝一個正在接受擦鞋女服務的男子揮拳打去,頓時,兩人扭打成一團,最後接受服務的男子滿頭是血。

據目擊者表示,這兩名男子都是擦鞋女的常客,打人的那名男子中午酒喝多了後,來找「老相好」,恰好看到「老相好」正在為別人服務,情敵見面分外眼紅,因此醋勁大發,衝上去便是一頓拳腳。

當地派出所相關負責人指出,由於擦鞋女流動性大,轄區內的執勤警力也有限,沒有辦法長期蹲守在那裏,只能每天不定時地去趕一趕,這種方式,對於擦鞋女搞色情現象一直無法根治。

一名警官表示,這些擦鞋女,不單單是搞「特殊服務」賺錢,有的還會趁老人不注意時偷竊財物,甚至因爭搶客源而私下鬥毆,對社會治安產生不良影響。

一名律師指出,擦鞋女給老人搞「特殊服務」的事情,以前也有所耳聞。如果以擦鞋的名義從事情色交易,是違法的行為。公安機關可明察暗訪,在有充足證據的前提下,情色淫穢交易情節較輕的,可處以15天的行政拘留,情節較重的或屢教不改的,可處勞動教養。

廟旁搞色情 民眾覺丟臉

泉州府文廟建於唐開元末年,歷經千年不衰,是大陸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一直是泉州人的驕傲,外地遊客眾多。但這樣一個文化聖地,如今有些角落成了藏汙納垢之所,當地民眾頗不以為然,大聲疾呼:別讓「擦鞋女」弄髒了府文廟,弄髒了泉州的臉面。

#擦鞋 #泉州 #男子 #服務 #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