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外交風雨飄搖,師承前外交部長顧維鈞、從民國廿八年進入外交部的外交老兵趙金鏞(見圖,鄭任南攝),四十五年的外交官生涯,讓他宛若成為中華民國外交史的活字典。已是百歲人瑞的趙金鏞強調,台灣還有經濟和文化,外交還是要與過去一樣積極,只是方法必須不同。

趙金鏞生於一九一二年,與民國同歲,一九八四年才退休,歷經戰亂年代從困境中突圍,到全球化在變化中求生。他站在外交前線,見證中華民國從國際聯盟成員、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一路退至今日。趙金鏞道盡國際現實下,小國勵精圖治的千頭萬緒。

趙金鏞說,一九二○年代以來,中華民國雖然受到日、俄等列強侵略,但做為國際間正在崛起的重要國家,歐、美國家對我十分支持。在當時,外交工作仍有軍事力量做為後盾,推動政務自然較為便利。

「現在沒有充足的軍事力量,有限的財力和有限的人才,我們要做的卻更多。」從大使職務退休的他,津津樂道當年中國時報邀請甫卸下英國首相職位的佘契爾夫人訪台,認為國民外交正是政府外交的最佳輔助。

趙金鏞認為,除了國家總體實力,外交官素質更是外交工作的重要支撐。趙金鏞總是以他最崇拜的顧維鈞為例,告誡後輩要以國家利益為唯一依歸,在從事外交工作時才能不亢不卑。在國內政局紛亂的當時,顧維鈞終其一生都沒有加入任何政黨,從事公務更不分黨派。顧維鈞的風骨,是外交官最應珍視的特質。

儘管已經退休近卅年,趙金鏞仍嚴守外交官紀律,不願談論現今的「活路外交」方針。對於當前外交人才的培養,趙金鏞認為,外交官條件無他,一是必須精通外語,二是必須熟悉國際公法。他在外交部擔任人事處長時,一手建立現今的外交官海外語言訓練制度。

退休之後,趙金鏞改任外交部顧問,更應邀回母校政治大學外交系開設「外交實務」課程。同時,他也是外交部「義工」,協助進行最辛苦的檔案卷宗審閱,希望協助國家建立外交資料庫,並藉由檔案和口述歷史,留下中華民國外交戰士的輝煌戰績。

#民國 #外交部 #中華民國 #國家 #顧維鈞 #退休 #人才 #外交工作 #外交 #外交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