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赴紐西蘭的奧克蘭市參加國際會議,並抽空拜訪其圖書總館。在參觀兒童及青少年圖書室時,我赫然發現架上陳列大量中文書籍和有聲資料。我信步走到臨近書架,看見不少其他亞洲語言的藏書,以及許多歐系語言的出版品,包括眾人熟悉的語言和少數語種如塞巴語、克羅埃西亞語等。這些書籍全都歸類在社區語言(community language)的統稱之下,相當引人注目。

驚喜之餘,我決到櫃台一問究竟。值班的諮詢人員告訴我,該市近年來刻意增加英語圖書外的庫藏,為的是讓移民子女有機會培養母語的讀寫技能。為此,市議會責成圖書管理委員會調查,依照各族群在全市人口中的比率來決定各語種所占的配額。礙於經費及預算起見,該館目前只能購置二十七種語言的圖書,但是他們希望未來能夠擴充類別,確保各種族在學習權利上的均等。

我發現奧克蘭市之所以積極充實社區語言的書籍,主要是為忠實反映居民多元文化的面貌。城中區總館並責成各區分館因地制宜,依照居民的族群組成現況來購置特定語言的圖書。例如洛斯吉爾山、艾伯特山、和歐塔胡胡三個分館便分別收藏了阿拉伯語、孟加拉語、及旁遮比語(Punjabi,印度語之一種)的讀物。任何讀者如果想要借閱卻不克前往,只要花費紐西蘭幣一元,即可享受到跨館遞送、就近取書的便利。

與會期間我聆聽奧克蘭大學一名教授的演講,得知紐西蘭從二○○七年起大幅修訂課程,刻意將公民的外語學習列為首要任務之一。奧克蘭身為全國第一大城市,國際訪客和各洲移民川流不息,接踵而至,因此對於保存社區語言,擴充文化資源自然是不敢怠慢。為此,我衷心盼望國人能夠參考紐西蘭或澳大利亞的做法,將各移民族群的語言看待為一種遺產語言(heritage language),正視其文化傳承上的深遠價值。

儘管台灣已經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新移民社會,外籍勞工和技術人員數量可觀,外籍配偶的子女在各級學校中佔據相當比率,但是至今為止,不少國人卻還習慣於把某些新移民人士的語言看待為境外語言,或是未開發國家的低階語言,難以和歐美等國的高階語言相提並論。至於所謂「社區語言」這樣的概念,我除了曾在台北市立圖書館親眼目睹它部份落實之外,其他縣市大都視之為不急之務,或是可有可無。

面對這種情況,各地的文化局特別是圖書館人員應該肩負起一項非常任務,即是把社區圖書館營造成為保存社區語言的寶庫,擴充各類語言的圖書典藏及文化資源,讓跨國通婚的家庭得以一方面加強子女的中文教育,一方面培養他們對於母語(或父語)的讀寫技能。如此一來,語言平權的理想便得以實現,而台灣也可以無愧於多語言社會、多文化國度的美名。(作者為嘉義大學外國語言學系暨研究所教授)

#任務 #語言 #族群 #移民 #圖書 #奧克蘭 #母語 #紐西蘭 #社區 #書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