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斐之虎」武田信玄因作戰需要,必須找一個替身欺敵;然而,假扮武田信玄的替身,卻越扮越入戲,竟以主公自居,運籌帷幄、發號施令,還真的扭轉戰局。

武田使用替身戰術是「影武者」的典故由來。「甲斐之虎」臨終之前,跟三國演義裡的諸葛亮一樣故布疑陣,讓一名影武者發揮決斷作用,成功地安度危機。

越來越多政治跡象顯示,鳩山政權的影武者─自民黨幹事長小澤一郎,將比預期中要更快成為首相鳩山由紀夫的替身。這個月十日,小澤率領一個六百多人的訪問團前往中國,該團包括一百四十三位的民主黨國會議員,分從羽田、成田及關西三個機場出發,合計五個班次,北京當地則出動了十七部巴士接待,宛若一條長龍,規模之大前所未見。

小澤此次訪中的目的,一是日本民主黨與中國共產黨的定期磋商,另一則是出席從一九八九年以來即參與至今的日中交流活動「長城計畫」。對北京而言,小澤不僅是老友,更是未來左右日本政局的關鍵人物,因此,身為東道主的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盛情款待,不在話下。

小澤親中,毋庸置疑。但他率團出訪的陣仗,卻儼然是民主黨總裁的規格;超過三分之一的執政黨國會議員隨行,讓小澤講起話來顯得意氣風發。他在人民大會堂上跟胡錦濤聊到明年的參議院選舉,展現強烈的企圖心,宛如他是戰國時代的「甲斐之虎」。

以「最終決戰」形容參院選舉的小澤,當著胡錦濤的面,充滿自信地說:「借用貴國的話,我們的解放戰爭還沒結束;如果比作人民解放軍,那麼我正在做為一個野戰軍的司令員而努力。」自許為野戰司令員的小澤認為,民主黨若能在參議院贏得過半數席次,政權基礎將更趨穩固,屆時在內政、外交政策上勢必會有更果斷的作為。

政治評論家伊藤惇夫說,田中角榮打開日中友好之窗,小澤不愧是田中的得意門生。過去小澤十五次訪中,多半是在野身分,這回他不但以執政黨重量級領導人的姿態到訪,還有一大票家臣(民主黨內小澤派)隨侍在側。

老謀深算的小澤和胡錦濤會談時(見圖,新華社),樂得將面子做給鳩山,他說,「政權完全交給鳩山首相」。不過,真正讓人見識到他的影響力,卻不在於這些冠冕堂皇的外交辭令,而是日本天皇會見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引發的特例爭議,因為政界盛傳,這個「特例」是因小澤向鳩山施壓所致。

被視為中國第五代接班人的習近平,十四日啟程赴日訪問,十五日隨即安排拜會日本天皇,由於會見天皇必須提前於一個月前提出書面申請,但中方這次根本來不及,詎料原本回絕會見的宮內廳,最後還是迫於首相官邸的壓力而接受。宮內廳長官羽毛田信吾批評,此事讓天皇有被政治利用的隱憂;他說,「天皇陛下的意義不同於政府的外交,這麼做實在令人痛心。」

鳩山聽了不太高興,或許他也不希望被解讀是小澤在背後下指導棋,因此,他把話講得很白,「才差幾天就一個月,難道非得墨守成規,硬要說不行嗎?這是有貴賓來訪時做出的判斷,不是什麼政治利用!」

躲在暗處的小澤一郎,放了一把火讓首相官邸槓上宮內廳,他自己則跑到南韓首爾,除了會見大統領李明博之外,還和圍棋名人對弈。小澤一副羽扇綸巾的輕鬆模樣,暢談政局說:「兩人對決,往往只看局部,然而綜觀全局才是關鍵。如同政治上處理事情,必須考慮整體協調的重要。」

先後走訪中、韓兩國領導人,讓小澤展現他在外交上的影響力,尤其促成日本政府打破天皇的禮儀原則,點燃「特例會見」的戰火,至今還在輿論間發燒。但小澤的魄力並不僅止於對外,他返國後,迅速處理諸多來自地方的請願案,令稅收問題而陷入舉債困境的鳩山政府暗自叫苦。簡單說,小澤內外兼修,已令鳩山內外交迫。

再厲害的影武者,終究只是權勢者的替身,現實的政治世界中,也不會有掌權者願意做個政治傀儡。志得意滿的小澤一郎,雖再三表露謙恭之姿,但怎麼看,他都像江湖打滾已久的老狐狸;相對地,就任首相百日的鳩山由紀夫,也不是誤入叢林的小白兔,不可能對身後那個一直比手畫腳的影子無動於衷。

顯然,隨著內政、外交的相互擺盪,小澤與鳩山在權力翹翹板兩端的遊戲,將越來越有看頭了。

#政治 #胡錦濤 #天皇 #小澤 #民主黨 #鳩山 #替身 #首相 #會見 #外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