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較於先前兵敗雲林立委補選,一月九日的三席立委補選結果,尤其台中縣第三選區大里、太平兩市立委補選,對政局發展更具指標意義;該區都會程度高,這幾年更屬人口淨流入,政治版圖長期藍稍大於綠,國民黨有不能輸的壓力,否則不但讓綠營重新進逼大安溪,更代表中間都會選民在短短兩年內轉向。

兩年前的立委選舉,民進黨氣勢正衰,不但輸了所有的決戰區,在雲林等傳統綠營票倉也兵敗如山倒,濁水溪以北,僅剩台北縣的余天跟林淑芬兩席立委。先前民進黨在雲林立委補選大勝,其實只是回補基本盤,宜蘭重回綠營懷抱亦可做如是觀,但中縣屯區的立委補選結果,意義就頗為複雜。

三席立委補選中,台東縣有其獨特性。由於台東縣民對於吳俊立、鄺麗貞的愛恨糾結,這場補選觀察的是吳俊立的組織力能否持續穿透台東政壇。桃園縣第二選區大園、新屋、觀音與楊梅,雖然綠多於藍,但加上了綠營分裂的因素,其勝敗變數多,頗難評估。

儘管中縣三選區補選一役,係因藍營立委江連福涉及賄選出缺補選,藍營在宣傳上處於先天劣勢。但由於屯區屬台中縣都會化程度最高的區域,藍綠得票比例的消長,絕對仍有其意義。一旦綠營拿下台中縣第三選區的席次,代表綠營成功由南反攻,不僅跨越濁水溪,還進逼中苗交界的大安溪,真的會讓馬政府寢食難安。

#雲林立委補選 #立委補選 #綠營 #三選區 #都會 #民進黨 #中縣 #吳俊立 #意義 #補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