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來,大陸傳媒界出現過3個反體制的傳奇性人物:江藝平、程益中和胡舒立。江藝平成名最早,《南方周末》一紙風行,在1990年代中後期達到自己的巔峰期,與她關係甚大。程益中年紀最小,2001年出任《南方都市報》主編後,成功塑造出中國第一敢言報紙,在該報刊發的一系列監督性報導中,又以推動廢除收容遣送制度的「被收容者孫志剛之死」最為著名。江藝平現主管《南方農村報》和南方新聞研究所,已漸歸沉寂;程益中在獲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新聞自由獎」之後,也與調查報導愈行愈遠。

《財經》話題大陸傳媒最夯

胡舒立實際年齡大於江藝平,是大陸改革開放後第一批大學生(1978-1982),畢業後即進入傳媒工作,但真正聲名鵲起,是在其1998年創辦《財經》雜誌並擔任主編之後。《財經》素以揭黑聞名,胡舒立也因此入選美國《商業周刊》評選的50位「亞洲之星」,成為中國證券界「最危險的女人」。在江藝平和程益中轉趨低調之際,56歲的她,仍在中國傳媒一線如日中天,是財經報導「教母」級人物。最近,她率領團隊從《財經》出走,成為引爆大陸傳媒界的最夯話題。

在媒體圈茶餘飯後的談資中,胡舒立和《財經》始終是焦點所在。比較流行的意見是,《財經》的成功固然有胡舒立個人的因素,但也與該雜誌的主辦方ˍˍ中國證券市場研究設計中心(簡稱「聯辦」)有關。聯辦的總幹事王波明,是外交部原副部長王炳南之子,在聯辦內部,匯集了不少的高幹子弟,他們具有充足的人脈、錢脈,並為《財經》雜誌在不當新聞管制下,擋了不少的子彈。很多敏感題材的報導,南方報業集團會第一時間接到禁令,但《財經》卻可以通行無阻大篇幅報導,即為明證。所以很多人認為,《財經》的成功,具有不可複製性。

利益與理念的衝突相互交雜

據說聯辦此前很少干涉《財經》的採編,但是這一次,在《財經》團隊出走之前,有關新疆、石首和通鋼改制等群體事件的報導,都被聯辦壓了下來。因此,不可否認此次人事地震有理念之爭的成分。但利益之爭的比例恐怕至少要占半數。創刊元老胡舒立甚至無法分享《財經》創造的豐厚紅利,充分說明了體制之弊。而聯辦也指責《財經》團隊違背商業倫理,在離職前已經組建或者參股到競爭性媒體之中。

在和《財經》團隊骨幹私下聊天時,我也表達過自己的擔心:脫離聯辦羽翼的胡舒立,如果在新媒體處處受限,不再具有敏感話題的免疫力,到那時,她還能夠再創造類似《財經》的輝煌麼?幾乎所有的《財經》採編骨幹都隨胡舒立而去,他們獲得的承諾是擁有一定的股份,但最近傳出新雜誌刊號的審批出現問題的消息,我的個別《財經》朋友已經在暗中尋找新的出路,有一些人已經重新又回到了《財經》。或許,在中國大陸新聞審查的特定情境中,離開聯辦的胡舒立,真的難以複製一個媒體的神話?

(作者為北京資深媒體工作者)

#複製 #團隊 #媒體 #新聞 #江藝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