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院長吳敦義為了行政效率、公文旅行,大大的發了一頓飆。吳揆這頓火,發得好,算是「苦民所苦」。但,然後呢?接著呢?公文旅行減少、行政效率提升了嗎?

管理大師杜拉克在「政府的病」中,就明確指出:政府的管理能力很差,因為,程序它一定要遵守。每個政府都是一種形式政府,這也意味著成本很高。他說:「如果每件事政府必須給個交代,成本一定非常龐大。但,我們正希望政府把每件事交代得清清楚楚。」這些政府必然的特質,其實都意味著成本高、效率低。

民間企業往來,固然有少數需耗費龐大資源的商業行為與合約,但,更多是根據雙方信任、人脈、交情,甚至感覺,憑著一句話,就決定這筆生意要給誰、要向誰用多少錢買什麼東西。速度,當然快,效率,鐵定高。

但,政府肯定不能如此,公務員如此作為,最後肯定是「法院見」。八八水災後,政府急於將復建工程發包,工程會要交通部以狀況緊急為由,直接找廠商議價發包,被交通部拒絕。官員說:我不想為了搶這點時間,最後害了基層公務員吃官司。

而且,在社會認知中,也承認政府部門就要「按部就班,依序跑公文」,才是所謂的「正道」嘛,否則,可能就「有鬼」哦。交通部的電子收費系統(ETC)要測試時,承辦人為了趕時效,拿著公文自己跑,讓隔日的測試能順利進行,結果,因此被檢察官起訴。檢察官的理由與邏輯是:「你那麼認真的特地幫廠商跑公文,一定拿了好處嘛,否則,哪有這樣的公務員?」嗯,這是我聽過遭遇最倒楣、最可憐的公務員。

難道,絕望了嗎?未必。過去數十年,政府不斷提出行政革新、提升行政效率等「政策目標」,少數能達到成果者,多是透過現代科技與制度的變革達到目標。例如,台灣戶政與地政效率的提升、公司設立與登記的簡化,都取得一定的成果與口碑。

另外一種「強推行政效率」的方式,就是藉著高層官員的重視與決斷,強拉行政效率,但,這種「強拉」方式只能發揮在官員重視的特定事務中。譬如,政府對某些大型投資案重視,盯得緊,那麼,沒必要的行政程序可望減少、公文旅行縮短、效率提升。這種方式最大的問題是:只在特定的「點」有效果,無法擴及「面」。

官僚機構的「官僚性」堪稱世界最頑固的特性,數十年來,大概每任行政院長都要與其奮戰不懈。從「蔣院長」時代的行政革新開始,十多任院長,大概從來沒有那個院長對行政效率滿意過。

但,「院長震怒」只是一日新聞,不會提升行政效率啦。院長重視追蹤的事項,也只有「點」難擴及面。因此,院長生完氣後,可得做點事,多著力在流程與制度面的變革來提升效率。否則,劉揆生完氣,換吳揆生氣。啥事不做,下任的X揆還是要為同樣的事再「震怒」一次。

#公務員 #重視 #行政效率 #官員 #公文 #效率 #公文旅行 #政府 #院長 #行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