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總統之前談到中共飛彈話題時,曾說大陸是威脅,也是機會;隨著兩岸關係改善,情治單位以往重「威脅情報」,現在要開始做「機會情報」。然而,軍情局擅長的是威脅情報,也就是軍語所稱的「預警情報」,想要在「機會情報」做出成績,恐怕組織結構與人力須大幅變革。

軍情局幹部全是軍職,懂的也是軍事,而「機會情報」要懂兩岸經貿、政治,以及中國的「軟實力」與全球戰略布局,沒有這種素養,很難做情蒐或政策指導。軍情局想要做「機會情報」,在人員任用上,就得倣效中科院,大量聘用文職情報員,軍文職結構至少各一半,才有機會一拼,否則還是在死胡同裡瞎轉。

當然,「威脅情報」仍是軍情局情蒐主要任務,但也不應畫地自限,何況目前「威脅情報」情蒐跟本走不出台灣,這樣的人力與編制,又如何做「機會情報」?軍情局本位主義強,加上又是軍事單位,想要大舉招兵買馬任用文職,國防部需要很大的魄力變革。

其次,只要找對人,軍情局長就要久任。情報沒有什麼內行外行之說,初來乍到,就是外行,做久了,自然內行。這些年的軍情局長,如走馬燈般易動,人坐在芝山岩辦公室,想的卻是下一個上將職務,加上任期短,又想有表現,於是拚命炒短線,全力壓柞所剩不多的情報來源,那能做得好?因此,軍情局組織條例須修改,讓文人有機會出掌局長,只要做得久,一定能做出成效。

此外,搞情報是花錢的工作,而且不見得都是花在刀口上。自國安祕帳弊案,以及軍情局祕帳上繳國庫,加上情報經費做假弊案層出不窮,致情治單位在經費運用上,謹慎且保守,軍情局更是如此。其實,只要錢不進自己口袋,該花在情報來源或是策聯對象的錢,一筆都不能省。

軍情局如果不變革,還要走段很長的下坡路。

#變革 #威脅情報 #想要 #機會情報 #文職 #軍情局 #情治單位 #情蒐 #情報 #外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