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冬天微涼,少雨。如果先不管剛落幕的哥本哈根會議,暫時把對極端氣候造成旱澇現象的憂心丟到一旁,這樣沁涼乾爽的天氣,風拂過臉龐柔柔的、吹過樹梢顫顫的,陽光抖落枝枒閃閃的、灑在身上暖暖的,感覺舒服,好想去爬樹。

我說的不是小時候調皮撒野,會和鄰家小朋友像猴子般用滑稽的姿勢抱著樹幹手腳並用死命往上攀的那種爬樹。雖然那樣爬也很好玩,爬得不高卻自己覺得神氣得不得了,然後幾個小鬼頭躲坐在樹幹間凹凹的寶座上,摘下屁股形狀的大葉子假裝包粽子扮家家酒,可以一窩窩好久,各家媽媽出門喊破嗓子就沒想到抬頭往上看看…。現在畢竟年紀大了手腳不甚靈光,同樣方式再爬只怕一不小心粽子沒包成倒是頭上K個包,要鬧出人命的。不過,喜歡爬樹的因子還在,去年我終於換了種方式重新開始爬樹。

跟著專家 結繩爬上樹冠層

去年約莫也是這時候,早一些吧,晚秋,十個大小朋友興奮的共赴爬樹之約。那天天氣就像這些日子一樣舒爽。好朋友怡宜因為是靈感來源,要不是看了她製作的〈一步一腳印〉專題得知台灣有個唯一的專業爬樹教練阿郎,可以用繩索帶著人們爬上蓊鬱高聳卻可望不可及的樹冠層(樹木的最頂端),我不會一直吵著要她幫忙找阿郎,所以那天她一家三口慷慨赴約;乃菁一路騎著小摺過來;學長孫大偉一家子外帶同事數名最早到達市長官邸。

坦白說,朝思暮想許久,一償宿願卻只能爬市長官邸的幾棵樟樹,一開始我有點失望。但資深新聞攝影記者退休的前輩阿郎堅持,我們這些「爬樹新手」只能從最安全簡單的地方爬起,專家說了算,我們只好乖乖站在樹下聽課,學習怎麼利用繩索結成坐椅靠著手腳一拉一蹬的方式緩緩升空。不過,當手腳開始忙亂慌張、額頭滲出狼狽的汗珠,然後終於等到雙腳離地、身手逐漸熟練矯捷,最後真的接近樹冠層的時候,興奮快樂的情緒取代一切。

俯瞰世界 幸福得不得了

我們像是膽子小很多的太陽劇團高空盪鞦韆表演者,在些微緊張的情緒裡輕輕盪啊盪的聊天談笑,視線隨時可以輕鬆飛越徐州路看到更遠的街景人影;更過癮的是享受完高空鞦韆,再晃啊晃的抓住樹幹離開繩椅坐上樹梢,哇,那種比兒時記憶更神氣,宛如幾米畫作裡逍遙倚坐在森林深處高高樹頭的感覺,遠離塵囂俯瞰世界眺望遠方,幸福得不得了!

待在樹上的感覺真的很奇妙。你可以想很多事,也可以什麼都不想;好像什麼事情都不能做,但想想古時候有樹居人,好像也可以找點事情來做做。我就想下次或許帶本書啊筆記本的上去,搞不好能有什麼特殊的靈感或創意;再不然想像一幅靠在樹梢溫柔賢淑織毛線衣的畫面好像也挺有趣,只不過那主角大概不會是我;如果一棵樹上可以同時窩著好幾個人,花樣鐵定更多,我們就說好下次至少一定揹壺熱呼呼的咖啡上來,唱歌聊天閒磕牙,想待多久就待多久,只要不把樹給壓垮就好。

換個角度 世界變得不一樣

其實,想得再多一點,偶爾能夠換個高度俯瞰自己所處的生活環境,就像常言說「換個角度看事情」,真的會有不一樣的觸發。大偉學長推薦神遊的GOOGLE MAP有時會有這效果;我很喜歡一本由知名攝影師亞祖-貝彤花十年時間拍攝的「從空中看地球」,則帶大家俯瞰從未見過的美麗和浩劫。從上往下端詳熟悉或陌生的人事物,視覺上大的會變小,重的會變輕,瑣碎的會變整體,觀察會不同、想法會不同,思緒會帶你飛到另一種心境,有時腦袋裡困擾打結的事也會豁然開朗。

不過話說回來,這些當然都比不上自己氣喘吁吁爬上樹頭,坐在陽光燦燦綠蔭森森微風徐徐的大自然當中來得真實有趣。現在天涼了風起了,是爬樹的好時候。

#事情 #會變 #阿郎 #世界 #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