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所未有的金融危機席捲了全世界,同時擊退了每年10萬韓國人移居大陸的腳步。從文化交流層面上,大陸人在經歷了2006年「韓流」蜜月期後,也開始進入審美疲勞。

從去年開始,經濟危機導致韓幣貶值1/3,於是原先寬裕的海外生活,變成了虧錢的冒險,大批韓國人黯然撤離大陸。據韓國商會估計,生活在大陸的70萬韓國人中,有1/5已離開。

《南都周刊》報導,北京「衛星城」望京地區,是大陸最大的韓國城,固定居住的7萬韓國人中已走了2.5萬;在上海,韓國人撤離的腳步也沒有停滯,10萬韓國人剩下8萬。

10年望京 韓國人大陸夢碎

身著裘皮大衣的金淑玲,焦急地衝進一家蛋糕店,「隔壁那家蛋糕店呢,上個星期才買了的,怎麼就不見了?」然而,韓國「老朋友」突然消失,這在望京已不是什麼新鮮事。

「您所撥打的號碼是空號」。禹東碩,這個自稱望京「韓國住戶第一人」,曾在3年前,接受《南都周刊》採訪時說,「離開祖國太久,我已回不去了。」但此時,在望京生活了10多年的他,也和大陸說再見了。

這個歷時10年的韓國人向北京望京社區流動的方向突然逆轉,源於去年10月,一場被稱為「韓元感冒、望京咳嗽」風波。因為韓元與人民幣的匯率暴跌,從房租到用來做韓國泡菜的大白菜幾乎都漲價了,導致成千上萬的韓國人,不得不返回韓國。直至不久以前,這股「韓國人大撤退」才慢慢放緩了腳步。

韓人聚集 望京成為韓國城

1997年,望京的開發隨著望京新城101號樓的崛起而展開,成為北京市最大一塊規畫住宅區。臨近望京新城的花家地一帶,也因為有韓國國際學校、中醫學院、經濟幹部管理學院等院校,加上距離機場只需要半小時左右的車程,口耳相傳之下,成為北京韓國人聚集最多的「村子」。

2002年底,在北京待了5年的《京鄉日報》駐華記者慎樹榮,也搬進了「望京」。2007年前後,在望京、五道口等地區居住的韓國人已接近20萬,成為北京外籍居民中規模最大的一個族群。這使得生活在望京地區的大陸人,偶爾會懷疑自己身在何處。在望京社區論壇上,網友「與狼共舞」曾發帖說:「我坐420(公車)回西園3區,過花家地那站的時候,突然發現車上除了我、司機、售票員外,都是韓國人。猛然間發現,我竟然像外國人。」

一個即使不懂中文的韓國人,在望京都能過得非常舒服:韓語國際學校、韓國人開的醫院,超市裡一應俱全的韓國食材,更不要說遍及望京的韓國餐館、跆拳道館、歌廳。望京成了一個名副其實的「韓國城」。

望京對於全北京的韓國人來說,具有莫大的吸引力。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前,在大陸待了7年的韓國廚師李明哲和他的大陸妻子程琴,在望京西區四園門口開了一家名為「豚瑪露」的韓國料理店。「豚瑪露」是韓語,意思是「坐在地板上吃小豬肉」。當時,李明哲心想,「這麼多的韓國人,加上我的廚藝,賺錢沒問題!」

據統計,目前在華韓國人超過1萬人的城市有14個,其中青島10萬人、上海10萬人、天津5萬人,而在北京的韓國人最多,達到了20萬。在北京奧運會之後,在大陸居住的韓國人更進入了「百萬人時代」。韓國《文化日報》在2007年報導,「每年10萬人移居大陸,在華韓國人的數量呈幾何式遞增,已成為全球最大的韓國人共同體。」當時,韓媒樂觀估計,到2010年,這個「全球最大韓國人共同體」將增至200萬人。

曾經 每年10萬韓人移居大陸

在2008年9月金融危機來襲之前,130韓元可兌換1元人民幣。1年後,幾乎翻了一倍,180韓元兌換1元人民幣,最低的時候要220韓元才能兌換1元人民幣。「豚瑪露」老闆李明哲說,因為韓元貶值的原因,在韓國,一份湯是3萬韓元,在這裡,韓幣貶值最厲害的時候要價約5萬韓元,比韓國貴了近一倍,所以,韓國人都不來「豚瑪露」了。「最差的時候一天只賣了300元」他說,這對於一天僅付房租就需要1000元的小店來說,等於沒有開張。

如今,改換門面,歡迎大陸人成了李明哲唯一的辦法。今年7月,李明哲重新製作了招牌,把純韓文改為中韓雙語,原因是「大陸客人現在是我們的最主要服務對象。」以前,「豚瑪露」的顧客60%是韓國人,現在,60%的客人都是大陸人。除了招牌,「豚瑪露」也悄悄改變了口味,李明哲在料理中加了韓國人不愛吃的香菜。「你別看這是一種普通的小菜,我們餐館原來可沒有。」程琴說。(文轉B3版)

#李明哲 #大陸 #韓國人 #韓國 #北京 #國人 #萬韓 #時候 #大陸人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