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同胞對於鄧麗君、周杰倫、小虎隊、瓊瑤劇可能如數家珍,對李登輝、陳水扁、台獨、扁家弊案也耳熟能詳,但是對於台灣公民社會的發展進程可以說知之甚少。

需多了解台灣公民社會進程

大陸同胞人人都會說: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可是我們對台灣的公民社會究竟瞭解多少?兩岸之間資訊的極端不對稱性使兩岸人民之間缺乏基本的瞭解,台灣不瞭解大陸,大陸更不瞭解台灣。

廖信忠的著作《我們台灣這些年》內容淺顯,但能讀出作者的一片苦心,這是一個細膩、溫和、耐心、包容的年輕人,遣詞造句都充分照顧了大陸讀者的閱讀習慣,讓我非常感動。

由於作者年齡關係,內容略顯單薄。但是,作者的嘗試值得讚賞。這本書可以作為大陸青年瞭解台灣的入門教材,台灣的前輩則應整理台灣公民社會60年的成長過程。

正如《新京報》評論本書所言:人們為了保持善意的相處,只好保持沉默,設定底線。但沉默不是最好的方法,只有平等坦誠的表達與傾聽,才有可能真正瞭解對方,並在某個程度上形成共識。兩岸協商前首先必須瞭解對方,才有可能擴大互信、建立共識。

百聞不如一見,兩岸人民和官員之間互相走訪是加深瞭解的前提。知己還要知彼,溫故才能知新。過去30年我們學會了曾經不懂的股票、證券、期貨、知識產權,今天我們還要學會尊重言論、結社和出版自由。只有建立在既尊重歷史、也尊重人權的基礎上,兩岸的政治融合才可能造福全民族。

專制並不是什麼奇恥大辱,世界上所有國家和地區都經歷了從專制走向民主的過程。西方政治文明也經歷了從盜匪到紳士的歷程,雖然有些至今仍殘留著些許盜匪的印跡。在民主法治意識深入人心的今天,拒絕走出專制才是恥辱。

善治是讓人民享有物質福利的同時,也讓人民享有更多的公民權利。拋開民主,只談民生,是沒有保障的;沒有言論自由,社會穩定也是脆弱的。

民主與民生保障要齊頭並進

如果有獨立的企業工會監督礦主,此起彼伏的煤難就可以大大減少;如果有獨立的行業協會和消費者協會,大陸就不可能發生全行業集體作弊使用三聚氰胺的事件,結石寶寶的災難就可以避免。唯有公民社會才能實現真正的長治久安。

台灣過去60年的經驗教訓都是大陸的寶貴資產。我們必須傾聽不同的聲音,學會過去不懂的東西;告別臣民社會,走向公民社會,公民社會應該是兩岸融合的基礎。

#大陸 #人民 #專制 #公民社會 #兩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