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金門的影像工作者董振良拍紀錄片超過二十年,長期以鏡頭關懷金門現況及社會運動,曾以《單打雙不打》一片入圍日本山形影展及金馬影展,今年最新作品《閩戰之歌》則探討近年閩南建築與戰地軍事文化遭漠視的現況。

由於全片無一句對白,僅以兩岸愛國歌曲穿插,國共兩黨的政治教條與征伐決心,透過音樂在空中對決。董振良並以裸女畫面「慰勞」烈嶼軍人公墓的三軍將士,昔日軍事要塞如今雜草叢生,手法粗直卻也諷刺。

董振良表示,戰地金門從解嚴至今的發展,金門在地文化的特殊性逐漸消失。身為金門人,他想藉由影像創作表達抗議。全片最引人注意的是一首接著一首的愛國歌曲,還有兩岸軍歌交替出現,搭配許多一鏡到底的金門風光影片,讓人以為來到KTV唱歌。台灣方面有《領袖》、《陸軍軍歌》、《熱血滔滔》等節奏明朗的快歌;大陸有《東方紅》、《毛主席的話兒記心上》、《太陽最紅-毛主席最親》等歌頌毛澤東的抒情小調。

當歌詞慷慨激昂唱著「我現在要出征」,畫面卻出現殘破不堪的軍事設施,《偉大的領袖》歌詞卻搭配著五花八門的選舉旗幟。大量吹捧毛澤東的歌詞,竟搭著反攻大陸標語及碉堡畫面,令人錯亂。

延續年二○○三年《戰地解放》一片,出現裸女穿梭堅船利砲畫面,董振良這回同樣找來裸女在烈嶼軍人公墓徘徊,並一一撫慰陣亡將士的墓碑,最後更直接躺在墓前作撩人姿勢。

#軍人 #董振良 #金門 #愛國歌曲 #毛澤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