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歲女白領小A在公司遭到日籍上司性騷擾,公司就此事召開協調會,出席會議的女工會委員不但沒幫小A說話,竟提出要以曠工為由開除小A。小A告上法庭,法院判決小A勝訴。到目前為止,工會的地位比較尷尬,說是要代表、維護職工的合法權益,但其實是難有作為。筆者曾經在一家待遇不錯且還算民主的企業中,經歷了該企業工會從無到有的過程,在選舉工會主席、委員時,候選人是經理事先定好了的,都是經理辦公室的職員,所謂成立工會在替職工維權方面,只具象徵性意義。

法律在維護工人利益時,也顯得有些唯諾。張海超開胸驗肺事件,雖然引起關注,但到頭來也只成了一個人的勝利。這位女白領儘管勝訴,但經歷此事後,也很難再在原公司上班,遑論能有所發展了。

這一切都說明,工人會處於如此弱勢地位,和企業是如此的不對等,關鍵還在於沒有一個能強有力維護工人權益的法律,工人還不敢硬起腰板。要改變這種狀況,要讓工人、工會敢於維護自身的權益、行使自己的職責,就要有切實可行、強有力的措施機制來保護他們的權益不受侵犯,否則像此次工會委員「出賣」工人的事,就不可能是最後一例。

#勝訴 #企業 #工人 #委員 #強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