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瀋陽,無疑是2009年文娛界最火熱的人物,不僅形成「小瀋陽現象」,還發動了「俗文化」的爭論。從年初央視春節聯歡晚會竄紅,五一勞動節被推為「勞模」,到年底主演賀歲片《三槍拍案驚奇》,甚至今年預計來台灣。小瀋陽還能紅多久,是大家猜測話題。

延伸2009年一整年的文化現象,無非就是小瀋陽所引發的「俗文化」議題。小瀋陽因於春晚表演小品《不差錢》,一夜竄起紅遍中國,也帶來褒貶各異的評價,並發展城「俗文化」的爭論。戰火年末再起:小瀋陽紅到成為張藝謀拍片的謬思,兩人合作的賀歲片《三槍拍案驚奇》上映,惡評不斷,戲中的二人轉元素再次成為攻擊的標靶。

央視春晚的收視人口過十億,一方面反映當時受歡迎的表演文化類型,但一方面也掌控著觀眾對娛樂文化的胃口與接觸。因此,若在春晚表演抓住觀眾的目光,成為談話頭,自然就能家喻戶曉。「小瀋陽現象」無疑是2009年中國文娛界熱點。

不是真正「二人轉」

小瀋陽走紅後,加入趙本山經營的本山傳媒,也加入「劉老根大舞台」,越來越多演出邀約,小瀋陽曝光度越來越高,但他這種被評為「媚俗文化」的表演,也越引爭議和反感。許多專家批評,他所表演的不是真正的「二人轉」,而是打著二人轉幌子的流行元素拼貼。

「二人轉」是東北地區重要的民間文化。因為東北氣候寒冷,冬天時,眾人在火盆土炕上圍坐一堆,唱地方戲「二人轉」,情感得到宣洩。可以說,因為東北的惡劣環境才生成這般文化,配合東北人的性格與直率話語,生成這種生動靈活的幽默表演。知名的二人轉演員趙本山,在1990年走上春晚舞台後,東北小品就成為春晚的固定表演,20年不墜,趙本山和他的東北味兒,受到億萬觀眾的喜愛。

但由於「二人轉」原為東北農村醞釀而生的民間小戲,插科打諢的味道濃厚,夾帶大量葷黃的段子,為了上舞台,許多不適當的部分略有修正。也因傳統戲目太長,觀眾不買帳而開始夾帶許多雜技、武術等娛樂元素進入,又為了討好觀眾,更出現許多「醜態」。二人轉漸失原有的農村文化風味,成為另一種搞笑胡鬧的表演。小瀋陽的表演更讓這些雜弄的元素淋漓盡致發揮,於是,東北民間文化,因此被質疑。中產階級階級不認同,南方觀眾更不想買單,他們或批評低俗,或表示不懂笑點。

拿到台灣類比,或許如同早期葷素不忌的秀場文化,受到民間喜愛,部分元素搬上螢幕,成為大眾娛樂文化的一種。但或者會受到布爾喬亞階級鄙夷。又或者,如同民間喜歡安排電子花車的節目,它雖代表某種草根文化,但也被質疑難登大雅之堂等等。雅俗之分顯然與大眾喜好無關,只是人們憑恃著自己的「文化資本」論斷,而文化的生命與生存,依憑的也是時間和歷史,而不是當前的臧否。

俗文化與雅文化之爭

「媚俗」、「低俗」的評語無法抵擋小瀋陽熱潮,與之相對的辯駁也跟著出現,例如社會學者李銀河便著文表示:「我認為批評小瀋陽的人混淆了俗文化與低俗文化這兩個概念。」李銀河說,俗文化和雅文化相對;低俗文化和高尚文化相對。前者是藝術分別;後者屬道德評判範疇:「俗文化是勞苦大眾喜聞樂見的娛樂形式;雅文化是小眾鍾愛的娛樂形式。前者如二人轉;後者如室內樂。二者的區別也像家常菜與私房菜;臭豆腐與燕窩魚翅。你不能因為自己喜歡聽室內樂,就說二人轉低俗;你也不能因為自己喜歡吃燕窩魚翅,就說喜歡吃臭豆腐的人低俗。」

前文化部長王蒙、作家余秋雨都認為小瀋陽能受歡迎不簡單,也對他有期許。文化學者易中天也說,「任何人都沒有權利,以一種自由反對另一種自由,以一種趣味反對另一種趣味。歷史上很多俗文化中的精品都成為了經典。《詩經》就是勞作時的詠唱,《唐詩》有很多都是妓女唱的。電影剛被發明,只在地下放映,上流社會去看要化妝的。」

不過,關於小瀋陽現象的爭論似乎沒有這麼簡單二分。許多民眾對於小瀋陽表演的批評,暗藏性別曖昧的不以為然,對其反串和娘娘腔的部分不舒服。而「文化隔閡」也是橫阻其內的意見,對於台灣民眾來說,實難理解這些「梗」,更難理解這個現象,但這似乎也不只台灣人的問題。某位廈門媒體工作者表示不看春晚,因為節目都被北方文化壟斷,小品彷彿只有東北那套:「我看不懂,也不喜歡。」另一位上海記者則表示,「小瀋陽代表著最典型的東北民間文化吧。很多南方人很難理解,不覺得好笑,比如我。」他還說,「即使春晚已被知識分子和年輕人拋棄,但小瀋陽證明,普通老百姓的文化需求可能遠遠不如文化人想像那麼高。」

明年趙本山將率小瀋陽來台,是否能在台灣造成旋風,再起一番議論,或是如入五里霧中看不懂表演,將是一次文化檢驗。

#小瀋陽 #文化 #東北 #表演 #觀眾 #一種 #春晚 #二人轉 #低俗 #民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