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陸,農村大多是貧窮與髒亂的代名詞,農村人大多迫切希望跳出農門;而在國外,老外們大都厭倦緊張的都市生活,迫切希望享受寧靜的鄉村生活,與我們的追求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我們的農村需要改變。

如今,我們這裡的農村開始改變了,開始進行新農村建設的試點,這本是好事情,但一些地方強迫命令的做法卻令人實在不敢恭維。

在試點村莊,村外畫出一塊地作為新址讓村民們統一建房,在這裡,宅基地的面積、形狀是一樣的,要求也是一樣的:一律建成兩層小樓。而在原來的村中,不再允許村民建新房,並要求村民們3年之內全部搬遷到新址去。

這種做法完全是一種折騰。在原來的村中,不要說有些村民剛剛建好新房,即使有些房子是5年或10年前建的,現在依舊相當堅固,再居住幾十年也沒有一點問題。如果把這些房子一律扒掉,再去建兩層小樓,顯然是一種折騰。再者,把這些好好的房子扒掉,也是滿可惜的,在農民們看來這簡直是敗家子行為。另外,這種做法也忽視農村的現實:有些農民在原村建新房就已經債台高築,讓他扒掉新房去建樓房,肯定又要舉債,他們有這個能力嗎?還有一些農民不要說建樓房,即使建平房也無比困難,不要說3年之後,即使10年之後,他們也無力搬遷,這又該怎麼辦?

決策者所想到的是一律建成兩層小樓,才夠整齊、夠美觀,才顯得新農村建設有成效,才能夠顯示自己的政績,才有希望得到一頂更大的烏紗帽。

要想把好事辦好,就應從農村的實際情況出發,設身處地替農民著想,千方百計提高農民的生活水平,而不能一味追求整齊畫一,只在追求形式上下功夫,把新農村建設當成了一項面子工程。因此,強令農民建小樓的這種折騰不僅僅是決策者腦子進水的問題,而是漠視民瘼、強姦民意的問題,是公權力在缺少制約的情況下恣意擴張的問題。

幸好,目前這種做法僅僅是試點,在受到農民的抵制後還有改變的可能。但是,如果這種做法得以推廣,那麼對農民來說,或許不是一種福音,而是一場災難了。

#農民 #新房 #村民 #新建設 #一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