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市一位單親父親「小范」范承恩,揹負著六百萬債務,及扶養兩個幼子的重任,在逢甲夜市演出港劇《瘦身男女》台灣版,當起「人肉沙包」,出價請人毆打。卻因沒有攤販執照而被警方帶走,「創業」不到二個晚上,就宣告倒閉而關門大吉。

一個大男人走到這等地步,確實己是山窮水盡,聞之令人鼻酸。而小范對二個兒子的深情付出,更讓人忍不住要一掬同情之淚。「人肉沙包」這個行業之所以乏人問津,無法吸引顧客,主要是牽扯社會暴力和人性的弱點。稍有良知的人,決不會為區區五十元,動手去毆打素昧平生的人,可見我們的社會還是善良、有是非。

然而人性的善或惡,是很難用單一的標準去衡量的,人性一旦與現實的人生發生衝突,就產生了糢糊甚或錯置的空間。以小范的案例來說,「施暴者」成了善心人士;路人反成了缺乏同情心的「加害者」。但小范也把自己推向社會的邊緣,結果當然要一人承擔,並連累了二個年幼無知的稚子,逼使他們過早地體會到世界的冷暖與複雜。

小范的遭遇讓人想起同為新聞人物的「小彬彬」,同為媒體上的「落難父親」,只不過二人與兒子的角色關係互換罷了。同樣是為了「錢」,小范是個受人同情的「弱者」, 媒體卻把「小彬彬」形容成「貪婪的爸爸」,使他情緒差點崩潰,甚至想讓小小彬退出演藝圈。小小彬假如因此不再拍戲,豈是喜愛他的觀眾之福?

小范因為失業,為免於二個兒子挨餓受凍,自願成為「人肉沙包」;小彬彬因兒子太紅、賺錢太多,工作超時,而被譏為「貪婪的爸爸」,善與惡、強者與弱者的分野,即在於外界表象的觀感,而沒有深入了解其中的虛實真偽,對小彬彬當然不公平,並已對他造成傷害。小小彬何嘗了解成人世界的複雜、父親的痛苦與無奈,及要他退出演藝圈的真正原因?

小范與小彬彬的遭遇,是二個極端例子,卻同有不為外人所知的痛苦和冤屈。是社會無情?或輿情誤解?只有二人心知肚明,點滴在心頭。因此外界要求小彬彬放小小彬一馬時,是否應先放小彬彬一馬?而媒體在報導小范自導自演的「人肉沙包」人倫悲劇時,警方是否也該放小范一馬?

就在大家爭相關注這二條新聞時,行政院主計處同時公布了九十八年的平均失業率高達五.八五%,平均失業人數逼近六十四萬人;其中,中高齡失業者也激增至十三萬九千人,雙雙創下史上新高。小范與小彬彬二人殊途同歸,成為對照鮮明的一對「落難父親」。但二人與一般人同樣愛子心切,都是為了保護兒子成為犧牲者,社會何忍太過苛責,用放大鏡去觀察他們?(作者為文化工作者)

#沙包 #小范 #小小彬 #父親 #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