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居德國那一年,兩德剛統一不久,我在柏林街道上第一次見聞到麥森瓷器,那時,我和許多中國人一樣,認為歐洲第一名瓷又怎樣?瓷器不是中國的發明嗎?中國人用瓷餐飲時,那時歐洲人還用手抓東西吃吧?我隨意觀賞了一下,心裡卻開始納悶起來:櫥窗裡擺出來的作品並非古董,而是你我唾手可得的作品,現代人竟然還有人如此造瓷……。

那時我對麥森瓷器就留下深刻印象了。

後來,我因愛喝茶,也逐漸開始尋覓起茶具。多年一直使用的日本天目茶碗摔破後,有一天,我終於買了一套麥森咖啡組,我把它當成茶具用,從這個時候起,我真的對麥森瓷器更刮目相看。

前幾年,我甚至起心動念去寫了一部有關瓷(China)的小說,便與麥森有關。

當我認真開始蒐集瓷器資料後,便一頭栽進麥森瓷器精采動人的故事和種種典故裡了。到今天我都還覺得,整部麥森的工藝史其實便像一部間諜電影,充滿緊張刺激的好萊塢情節。

首先,為麥森破解硬瓷秘密的英雄人物貝特格(Bottger),其實是個一心想煉金的小無賴,滿口胡言亂語,也因此為他帶來殺身之禍,遂一路由普魯士逃至薩克森王國,沒想到奧古斯都大帝也沒放過他,那時,強王奧古斯都想擴張國力,需要的正是金子,他聽說貝特格號稱自己會煉金,便將他監禁起來,要他趕緊煉,貝特格還是沒煉成黃金。

不過,對瓷已有定見的科學家馮契爾豪斯(Von Tschirnhaus)說服了廿幾歲的貝特格,他們在強王的協助下,以各省徵收而來的高嶺土做實驗,這二人可說卯足了勁,上窮碧落下黃泉,貝特格以不同百分比混合高嶺土和雪花膏,一步一步地實驗,當然溫度是重點,那時的歐洲人都是用低溫製瓷,燒的是那質感不佳的軟瓷,貝特格要用高溫,那是最大的突破,他也逐漸知道,瓷便是白金,要強王放他離開亞伯特堡,只有造瓷,他遂立下心志,這一生非得燒出和中國人一樣的瓷不可。

貝特格年紀輕輕,大半生都被軟禁,失去自由,又無感情的寄託,遂天天以酒澆愁,工作狂的他,在日以繼夜的工作下,終於破解中國硬瓷的配方,可惜,不但他的恩師無緣享受榮華富貴,幾年後他也英年早逝。我曾在亞伯特堡牆上壁畫中,望著他那一腔面對窯火喝酒的愁情,很能想像那些年他如何滿懷大志,心想昌南。

貝特格是從模仿宜興壺開始的,但他哪知道做宜興茶壺需要紫砂?他的壺做的又大,看起來只可以用來喝咖啡,還好他很快改攻白瓷,他的秘方那幾十年間可是全歐洲最天大的機密,死後只有二人知悉。 (上)

#作品 #高嶺土 #中國 #茶具 #貝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