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過去的經驗來看,「經費投入不足」一直是大陸基礎教育的主要問題;舊問題沒解決,中央又太快推出「免費義務教育」政策,且各級政府財政負擔不符比例原則,使得問題雪上加霜。

太快推出 雪上加霜

簡單地說,先前大陸中央對中西部和農村地區畫出「免費義務教育」大餅,但主要負責籌款的是縣市,中央或省僅負責「管理」,長期下來當然造成縣市的義務教育「歷史債務」沉重。

為了確保免費義務教育經費來源無虞,大陸部分地區已經做出努力。以擁有4300多萬人口的江西省,2007年該省生產總值5469.3億元人民幣(下同),財政總收入664.6億元。這個經濟總量或許還不及沿海發達省的某一省轄市規模,但江西省2007年率先進行了城鄉義務教育學雜費全免的大膽嘗試。

當年江西省共投入21億元財政資金,全省570萬名公立中小學學生學雜費、136萬名清寒學生教科書全部免費,33.76萬名清寒寄宿生也獲得生活費補助。

江西2007年 率先全免

2009年,江西省進一步決定再免收公立中小學書本費;清寒寄宿生補助由每人每年300元提高到小學500元、初中750元;民辦(私立)中小學學生學雜費和教科書費雖不能全免,也設法做到予以補助。

按照這個計畫,江西省去年將新增1.75億元財政負擔,由省、市按8:2比例分擔。為了確保專款專用,江西省各級財政均設立了「義務教育經費保障機制改革資金專戶」,獨立核算義務教育保障經費。同時在每學年新學期開學前,由省財政廳、教育廳聯合下發專門文件,敦促各級各地及時足額安排教育預算,確保中小學經費正常運轉。

國之大計 教育須靠中央

天津市的做法則是加強監督機制。天津市紀委副書記李偉表示,教育經費怎麼用,政府監督不到位,是教育亂收費的重要原因。為了解決這一問題,天津市建立起市、區縣兩級財政共同負責的經費保障機制。據統計,5年來,天津市針對截留、挪用、擠占教育經費或是亂攤派收費的學校和部門大加督察,累計查獲743次違規行為,確保義務教育經費正常運用。

教育是國之大計,基礎教育政策屬於中央層級事務,而「免費義務教育」這樣的大事,更是需要中央政府在財政預算、監督機制等方面直接統籌。

一位江西省基層幹部便坦言,城鄉免費義務教育若想成功,需要多元化籌措資金,「但主要靠財政投入,尤其是中央財政的投入。」未來大陸免費義務教育制度能否全面落實,教育經費的「中央財政保障機制」應是觀察重點。

#中小學 #經費 #教育 #義務教育 #免費 #江西省 #教育經費 #確保 #中央 #財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