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一周,將是希臘財政危機的關鍵時期,也是歐元區和歐盟能否攜手共度難關的考驗時刻。歐盟若不救希臘,危機可能像骨牌般擴散到其他歐元區國家;歐盟若援救希臘,將進一步損害市場對歐元的信心。希臘引發的歐元區危機,可能才只是歐盟整體問題的開端而已。

希臘總理巴本德里歐(George Papandreou)廿一日接受英國廣播公司專訪時聲稱,希臘不需要其他國家紓困,需要的是政治支持和時間,以及和其他國家一樣的貸款利率,他相信希臘全國上下能度過困境。

希臘自救 得籌五百卅億

但希臘真的可以自己度過難關嗎?繼農民、公務員、海關和財政稅務人員陸續走上街頭後,本周三在工會主導下,將展開一項全國性大罷工與示威。歐盟執委會、歐洲中央銀行官員和國際貨幣基金(IMF)的小組,則在本周抵達雅典評估情勢。

希臘有二百億歐元的主權債務,將在今年五月前到期,加上必須削減四%預算赤字的目標,希臘政府今年至少得籌措五百卅億歐元,一個瀕臨破產的政府如何籌集這一大筆數目。如果無法重拾市場信心,籌集足夠新融資,希臘政府不是宣告無力償債,就是得向外求援。

歐盟聲援 卻拿不出對策

歐盟領袖本月十一日在布魯塞爾舉行的特別峰會,誓言歐盟將擔起援救希臘的責任。但迄今歐盟,尤其是歐元區國家,實際卻拿不出一致的對策來。

德國是歐洲最大的經濟國,也是歐盟口袋最豐厚的國家,然而,金援希臘卻牽動每一根政治神經。一九九九年歐元啟動時,德國是民意對歐元支持最弱的,當時五五%反對加入歐元區。歐元啟用前一年,一百五十五名德國經濟學家更聯署,呼籲「長期延後」歐洲統一幣制計畫。

骨牌效應 損害歐元信心

不幸的是,十一年後,德國的憂心成真。此刻,歐盟若不救希臘,危機可能擴至其他歐元區國家;歐盟若自行援救希臘,將進一步損害市場對歐元的信心。騎虎難下的德國總理梅克爾知道,納稅人無意掏錢救希臘,以免開啟紓困其他歐元區國家的大門。法國迄今除了指稱非歐元區的歐盟國家,如英國,是「投機者」外,也未能提出具體解套方案。使用英鎊的英國則擺明了隔岸觀火。

情勢看來,不僅希臘如何步出財政危機路途不明,歐元區更像誕生就受到詛咒的組織,先天不足,後天又找不到良帖救治痼疾。對於好不容易才在去年底通過新憲章《里斯本條約》的歐盟而言,希臘引發的歐元區危機,可能是歐盟整體問題的開端。

#危機 #國家 #歐元區 #歐元區國家 #援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