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上旬,美國新興政治力量「茶黨」(Tea Party)在田納西州納許維爾召開首次全國代表大會。入場券高達美金五四九元(台幣一萬八千元),可是不少人擠破頭要參加。一位女士從西岸加州趕來,在場外奔波五小時,終於弄到入場券,她形容:「那瞬間,我就像狗啃到骨頭般開心」。

茶黨有這麼大魅力?不妨看看幾個集會的數字。加州首府沙加緬度,一萬人;喬治亞州亞特蘭大,一萬五千人;德州聖安東尼奧,二萬人。去年四月十五日所得稅申報截止日,逾一百萬人在各地響應茶黨號召上街頭。

上月麻州聯邦參議員選舉更是茶黨的大勝利。共和黨人史考特.布朗從民主黨鐵票區異軍突起,原因正是成功運用茶黨對民主黨政府的不滿。

茶黨不滿歐巴馬,但也很難說他們效忠共和黨。若干茶黨的場子裡,共和黨的明星也遭到奚落。因為茶黨反對的大政府、高預算、高稅收,共和黨未必能畫清界線。

所以有些茶黨要角的口號是「兩黨一樣討厭」,「兩黨都欠罵」。當然,主政者總要承擔更多責任,歐巴馬上任後的振興經濟方案規模較布希政府更大,所以茶黨特別討厭民主黨。尤其歐巴馬帶有社會主義色彩的健保改革,更是茶黨的大敵。

茶黨也是美國歷史最久遠的政治名詞之一。一七七三年,波士頓居民為反抗英國統治者的高稅收政策,化裝為印地安人,把大量茶葉倒在港中,開啟美國獨立戰爭的先河,「波士頓茶黨」也成為歷史教科書必讀教材。

今日的茶黨起自去年二月。當時CNBS電視主持人桑特黎(Rick Santelli)在節目中問,政府搶救金融危機投下的大筆銀子,怎麼都化作雪花消失無蹤?政府愈來愈大,管得愈來愈多,效能卻愈來愈低,人民豈能容忍?因此他呼籲「茶黨再現」。連他自己也沒想到,這番言論竟然在全美興起風潮。

茶黨在納許維爾的全代會上宣布成立政治行動委員會,要在各地推出廿個候選人,投入國會期中選舉。儼然是民主、共和兩黨外的第三勢力。

茶黨沒有全國性的領導人,沒有組織,甚至沒有黨綱,卻風起雲湧,這不能不感謝網路。茶黨欠缺經費,美國幅員遼闊,很多地方的茶黨活動地點只是小圖書館、小酒館或民宅,但同志透過電郵互通聲息,利用網路舉行連線活動,還把活動影片放上YouTube、Facebook。

茶黨也很擅長挑時機。四月十五日報稅日是一例,另一次活動則是去年九月十二日,當天正逢周六,且是九一一紀念日隔天,而九一一正是政府職能擴大、人民自由受限根源之一。

茶黨真能成為選民另一種選擇?分析家並不看好。一,茶黨興起拜歐巴馬民調下滑之賜甚多,可是總統任期第一年總是民調下滑,日後如果歐巴馬民調回升,茶黨吸引力可能下跌。

二,茶黨內部意見差異甚大,有人成天懷疑歐巴馬出生時不是美國公民,還有德州佬主張德州獨立。這類極端派意見令中間選民疑慮。

三,美國的兩黨政治行之有年,第三勢力往往因人而起(例如老羅斯福總統、德州富商裴洛),並不能真正取代現有的兩大黨。

可是茶黨就算成事不足,也敗事有餘。茶黨意見愈來愈受媒體重視。布朗進入參議院,使歐巴馬的爭議性政策更難在國會過關。如果十一月的期中選舉真有茶黨候選人當選,歐巴馬日子恐怕更難過。

#意見 #兩黨 #共和黨 #美國 #德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