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知名藝術家、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徽設計者張仃,前日於北京去世,享年94歲。其任教的清華大學表示,依據張仃生前的願望,將不舉行遺體告別儀式,但仍將於近期舉行追思會,緬懷這位美術家。除此之外,清華也將成立張仃藝術研究中心,以紀念張仃的成就。

張仃生於1917年,其長達70餘年的藝術生涯,縱橫於古典現代、東方西方和學院民間的藝術領域間,本身即成為解讀20世紀中國美術史的經典文本,他也被尊稱為20世紀中國的「大美術家」,以及20世紀中國美術的「立交橋」(立體交叉道)。

發想國徽上的天安門

張仃對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來說,更是有歷史性意義。他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徽設計者,於1949年設計全國政協會徽與第一屆全國政協會議紀念郵票,也領導中央美院國徽設計小組參與國徽設計,國徽中間的天安門就是首先由張仃提出,梁思成和林徽音採納他的意見而設計的。1955年起參與中央工藝美術學院籌建工作,而後分別出任中央工藝美院第一副院長和中央工藝美院院長。

但在張仃夫人、詩人灰娃心中,張仃是個對政治遠不如對藝術敏銳的藝術家,且因此多次身陷政治漩渦。

張仃自幼便展現出極高的藝術天賦,並走向藝術之路。對日抗戰時期,他無心於工筆藝術,於是創作大批抨擊時弊的漫畫,發表在進步刊物上,並且串聯學生,參加各種抗日救國組織,相當「前衛」。但他卻也因此觸怒國民黨當局,1934年夏天,他因籌建左翼美術聯盟被國民黨當局逮捕,先押往南京,但念他「年幼無知」,只罰他在「蘇州反省院」反省三年,雖然後來僅在那裡待了半年,但他首次因藝術而成為政治犯。後來,張仃到了延安任教,甚至參與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徽的設計工作。

改造國畫 帶動寫生風潮

對於中國當代藝術的方向,張仃有其獨特的融合意見,他主張「一手伸向生活,一手伸向傳統」,並主張中國畫改造要與生活結合起來,走寫生的道路:根植於民間生活的藝術更具有強勁的生命力,所以,只有深入生活,中國畫才可能有希望。張仃於是帶動了「寫生」風潮。

美術評論家、鳳凰衛視主持人王魯湘與張仃交往20餘年。他說張仃就算80多歲,還堅持外出寫生,王魯湘表示,有一次在零下23度的雪地裡寫生,張仃生病發燒卻仍渾然不覺,堅持作畫,下山看病後,才知是肺炎。

中國美術館館長范迪安認為,張仃是中國現代美術教育體系的重要開拓者、藝術設計事業的奠基人,創作跨越漫畫、實用美術、藝術設計等諸多門類藝術,是美術界百年難遇的大美術家。

張仃是中國焦墨國畫(即強調重墨)的領導者,焦墨在中國畫領域並不太受重視,但張仃仍堅持用這局限性極大的墨法創作山水,並將其發展成一套完備的藝術語言。張仃的《房山十渡焦墨寫生》等一系列作品,開創了中國山水畫的嶄新風格。

此外,中國第一部彩色寬銀幕動畫片《哪吒鬧海》也是張仃的作品。1978年,張仃出任該片的美術總設計,該影片並於1980年獲得第33屆坎城影展特別放映獎。

#中國 #國畫 #藝術 #寫生 #世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