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農清寒生每天中午在教官室前山櫻樹下領愛心便當,教官葉正豐也會拿著缺席學生便當巡堂,有需要即會現場發放。(林和生攝)
佳農清寒生每天中午在教官室前山櫻樹下領愛心便當,教官葉正豐也會拿著缺席學生便當巡堂,有需要即會現場發放。(林和生攝)

正午下課鐘聲響起,屏東佳冬高農教官室前的山櫻樹下,總會送來兩籃餐盒,隨後便有學生排隊領取,只需確認名字即能直接拿走。一個月大約六百元左右的餐費,已由學校教師捐款付清;而這看似簡單的一餐,可能是清寒學生整天唯一的熱食。

同樣場景也曾在高雄縣旗美高中出現,校長陳慶斌表示,八八災後校內教職員發起捐款,補助一百多位災區學生吃午餐。高雄縣六龜高中甚至開辦免費晚餐,鼓勵學生留校晚自習,讓家長安心重建家園,已有一八○幾位學生受惠。

「校內很多學生來自六龜、桃源、茂林等偏遠鄉鎮,每學期都有三分之一吃不起營養午餐。」六龜高中校長江春仁說。

「沒關係啦!聽音樂就能暫時忘掉餓的感覺」,兩年前,佳冬高農有名家境貧窮學生被老師發現不吃午餐、躲在角落聽音樂,經詢問才勉強說出無法負擔餐費的窘境。學校教師利用捐款成立愛心帳戶,幫助校內家境清寒學生至少能好好享受一頓午餐。

「這可能是領取學生整天唯一的一餐!」學校祕書王儷容說,資格審查並不嚴格,只要導師認定,廠商便會將餐盒送到樹下,由學生配合名單領取,每學期約有廿名學生受惠。

佳農生輔組教官葉正豐表示,孩子自尊心強,寧願餓肚子也不願求助老師,不少人一到午餐時間,就衝到教室外閒晃,等大家吃完飯才回來,還有人只以麵包果腹。

他看過有位姊姊將半盒便當打包,再拿到妹妹班上讓她繼續吃,而實際有需要的人絕對比表面上多。「吃飽才有力氣讀書」、「等將來有能力再加倍回饋社會」,葉正豐總是以此向同學勸說,他們才勉強接受愛心便當。他說,同學不想平白接受救濟,校方便想出利用午休時間出公差作為回報。

負責登記分發餐盒是一位儀隊同學,他練習時暈倒才被發現已很久沒吃午餐,自此擔任發便當公差。這分工作他做起來格外勤快,他靦腆地說,大家吃愛心便當一定不想讓人看到,他盡量簡化領取流程。

校方統計,上學期領取愛心便當人數共五十二人,但受去年莫拉克風災影響,新學期愛心便當需求量暴增,初步調查已突破百人。為應付整學期龐大餐費,老師近期再度發動募款,也希望社會各界能伸出援手。

#捐款 #校內 #餐費 #六龜 #同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