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縣長周錫瑋宣布挺朱退選新北市,雖然國民黨尚未正式徵召行政院副院長朱立倫,但朱立倫投身五都選戰已勢無可免,也讓內閣改組幅度勢必比預期更大。特別是,馬政府就任以來,兩任閣揆都讓副院長扮演財經小內閣的龍頭角色,朱的職務異動顯然也將牽動財經首長更替,對進入二○一二戰鬥位置的馬總統和吳內閣,都不能不慎重因應。

無可諱言,周的退選與民調拉抬無效直接相關,但是,周主動退選後造成的立即效應,卻讓朱原來相對領先的民意支持度,大幅下滑,這個效應當然會隨著選局明朗漸次化解,但相應於周錫瑋果斷退選,朱立倫要漂亮參選的困難度則相對提高。

一般傳統的選戰思維,同黨執政者若地方縣市首長選戰易將,先調開現任者,改派代將披掛戰袍的新人,有利於行政資源之運用;或者,現任者不動,新人也有相對有利的行政職務,同樣可以在任競選。但是,周錫瑋宣布退選同時,也公開表態挺朱,他要做滿任期,陪著朱立倫一個一個拜票請託。在周含淚形同委屈退選的情況下,還要再調離周錫瑋,不讓他做滿任期,於人情義理上都說不過去,一方面讓朱立倫的派代過於選舉利害考量,二方面更會讓「周錫瑋效應」擴大難收,從政治上看,朱立倫提前代理台北縣長反而是最不好的盤算。

帶職參選是朱立倫第二個選擇,但是,副院長身負重責,手底下要協調召集的跨部會專案,不勝繁重,不要說待執政黨徵召,從周確定退選的那一刻開始,朱職務上該協調統合的各部會,都瞪大了眼睛看:這個即將投身選戰的副院長還有多少心力和時間,擺在政務上?以朱立倫歷經立委、縣長選戰的經驗,他自己一定更清楚,既要選舉就得義無反顧,帶職參選反而在民意觀感上容易成為包袱,唯有以過河卒子的心情和拚勁,才能博得民意認同。

換言之,不論對行政院重整團隊,或對朱立倫本身選舉利弊,愈快決定副院長人事愈有利,這也是為什麼從農曆年前府院黨更替發言人開始,「副院長人選」就一直是政壇的熱門話題。不論吳揆喜不喜歡,戰鬥內閣、選舉內閣就是各界評價內閣人事的焦點,吳揆本人政治歷練豐富,這是好處,卻也是弱點,因為吳揆太容易掌握民心民情,非常理解從現在到二○一二年,政府每一樁決策,大到兩岸經貿架構協議,小到油電民生消費,都會牽動民意好惡,當然也會牽動選舉成敗,這也是為什麼過去這段期間以來,不論是健保費調漲與否、空汙費是否溢收、乃至軍教課稅案,都在吳揆主導下,叫停或至少暫緩,如果這是吳內閣未來兩年的「施政主軸」,可以想見,但凡會引起仁智之見的改革政策,不要說立法院是否支持,想過行政院長這關,都難。

但一個不求有功,只求無過的行政院,能覓得什麼賢才?人事更迭最重要的意義,實質上,要能強化決策與政策品質;觀感上,要讓社會耳目一新。吳內閣若沒有大刀闊斧改革之心,就不可能爭取賢士支持,尤其官場文化益趨低劣,專業人士對犧牲自己的生涯規畫,走上風險極高的仕途,既無興趣也無膽氣,最糟的情況就是內閣本身以搬風的方式調整職務,調動若得宜也罷,但以目前內閣、特別是財經小內閣有限的戰鬥力,搬風的結果很可能將本來就未必適任的首長,搬到挑戰更大的副院長位子,屆時,民眾不但叫不出部會首長之名,連副院長是誰都一問三不知,那麼政府就會陷入求才愈難而聲望愈低的困境。

政府團隊既要重視治理,還要考量選舉,兩者非但不能互有牴觸,還得相輔相成,但凡治理得宜,就是對選舉最好的助力,人事布局最重要的就是要能發揮強化治理的作用。若為選舉故,不敢在重大改革政策上碰撞民情,反而落得治理無能的批評,對選舉只有壞處,沒有好處。吳揆嫻熟歷史,應該非常了解為助劉邦打天下,蕭何月下追韓信、劉備三顧茅廬請出諸葛孔明的「隆中對」的故事,政府氣勢要旺就得求才若渴,引天下賢才名士效力,人才齊聚的團隊還怕選舉成敗嗎!

#選戰 #副院長 #周錫瑋 #退選 #朱立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