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創條例草案第30條,由無到有,如今,又從有到無,令宏碁等大企業由歡喜到憤而揚言出走,整個過程凸顯政府決策亂無章法,在各界吵翻天後,最後不得不看民意風向,決定草案走向,政府對產業發展、國家租稅政策如果一逕欠缺中心思想,未來這樣的荒唐戲碼還會一再上演。

如果沒有第30條,宏碁董事長王振堂指出,3到5年內宏碁將因此多繳100億元的所得稅,由此可見,僅宏碁1家,國庫1年就少收20億,而當初行政院為了要說服大家接受第30條時,公然表示4家大企業適用15%的稅率,每年稅收損失僅5億元,兩相對照,出入為何如此大?

農曆年前,立委丁守中在立法院曾說,30條可修正為僅過去在台灣無投資的外商可適用稅率15%,因此引發鴻海董事長郭台銘怒拍桌子說,政府如果真的如此做,是把外國企業當孩子看,卻把台灣企業當成草。

套用郭董的邏輯,如果30條通過立法,只有極少數、4家大型高科技業者可適用15%,其餘全台數十萬家賺錢企業都繳20%,是否政府把這4家企業者當成寶,其餘企業都視為草?可見差別稅率,會產生相對剝奪感和差別待遇,易造社會對立,並非全國之福。

促進產業升級條例落日後的所得稅改革,應與產創條例草案合併在一起討論,如果有人認為稅率應降至15%,當時就應該在所得稅法修正前提出,列入稅法修正的參考方案,全國一起適用,而非等政院已決定營所稅降至20%後,又在朝野協商時,突然提出15%,打亂政府的全盤政策,引起軒然大波。如今行政院刪除30條,只不過是回到原本行政院的版本。

其實大型跨國企業有很多資源,大可創造「企業與社會」雙贏,而非執著於稅率非降至15%不可。

例如,促產條例落日後,台積電的有效稅率將由10%大幅提高至近20%,稅負倍增,可稱為「受災大戶」。但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仍勇於表示,政府「減稅是錯的」,「企業應該靠自己,不應該依賴政府」,可見台積電即使繳稅20%,也認為自己可以維持國際競爭力,其餘大型企業也應有此氣魄,才不愧為國際級大企業。

回到政府本身來談,產創條例草案的出發點如果是為扶植大企業,第30條的優惠有何不能給?如果,要講求租稅公平,在政院版本決定後,在立法院朝野協商中,就不該輕言退讓,同意立委夾帶一個只對4家企業有利的條文。

如今,在多方反對下,政院不得不拿掉第30條,但又暗示大企業,會放寬相關子法,擴大研發抵減的範圍,然後,又宣布要增加一個補貼中小企業就業條款,以求朝野支持,但問題是,補貼就業是產創條例的本意嗎?

說到底,政府對產業發展、租稅政策向來沒有一套週延的想法,搞得人人都不滿意,其中,最值得檢討的,還是政府。

#大企業 #得稅 #宏碁 #產創條例草案 #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