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年過後,中共重申暫停中美兩軍互訪活動,作為美台軍售的第一輪報復。令人玩味的是,暫停「互訪」說得很模糊,底氣不足,若無意外,這場軍事較勁不會持續太久,雙方將保持一種「鬥而不破」的態勢,持續觀察對方的戰略意圖。

中共軍委副主席徐才厚去年底訪美,雙方達成七項共識,有關的「互訪」活動就有三項,包括高層、軍艦和中青年軍官的互訪。中國國防部昨重申立場,但不說明具體內容。

根據兩軍共識,高層互訪包括美國防長蓋茨、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穆倫和中國總參謀長陳炳德;軍艦互訪之外,還將舉行海空聯合搜救演習;中青年軍官互訪是戰術交流的具體呈現。中共若全部暫停,事態當然嚴重,但目前看不出北京有此打算。二月十七日,美國尼米茲號航母按例停靠香港,說明中共不想鬧大。

中共頻頻放話是一種政治姿態,既要防止美國產生誤判,同時預防美台軍售持續強化或升級。在這場博奕中,美國在試探中國的底線(軍購內容),中國則試探美國的決心(防衛台灣)。雙方都很節制,深知大國之間鬥爭難免,卻不能鬥破,一旦撕破臉,很難修補。

回顧中美過去卅年軍事交流,始終處於一種「發展─停滯─恢復」的怪圈,雙方都想掙脫這個怪圈,卻未能如願。這既是政治差異使然,更來自深層文化價值之不同。

中美兩軍交往的高峰在一九八○年代,為制衡蘇聯,美國放寬向中國技術轉讓門檻,提供先進防空雷達,並同意向中共戰機提供引擎。沒想到,一場突發的「六四事件」,打亂美國的布局,帶頭制裁中國。人權問題凌駕於戰略利益,中共不解,但這就是美國的核心價值與立國精神。

這個根本性的差異,註定中美的戰略互信很難在短時間突破。美國從骨子裡就懷疑一黨獨裁的國家,其大力發展軍力會用於和平用途;中國也懷疑西方列強,怎能容忍東方大國的崛起。這不是軍事問題,而是戰略文化的差異。中、美兩國只有在戰略文化層面上取得真正諒解,才有可能達到戰略互信。

#中美 #中國 #美國 #軍事 #暫停 #中青 #戰略 #差異 #互訪 #中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