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騷擾就是性騷擾,跟政治沒有關係。金溥聰以「誰沒有過去」對吳睿穎表達同情,但誰來同情當初遭到性騷擾的清大女學生?連吳睿穎自己都承認「對方感到不舒服」了,不論是多久以前的性騷擾案,這種行徑都不該被輕言原諒。

如果不是被延攬到國民黨上班,並且高舉「改造國民黨」旗號,吳睿穎不會被媒體用放大鏡來檢視。就此而言,金溥聰難免會對吳睿穎有很大的虧欠感,他會公開力挺吳睿穎,也都可以理解。

但是,金溥聰引用聖經中妓女的故事,強調自認無罪的人才可以向妓女丟石頭,意思是說人非聖賢、孰能無過。這個故事固然有其深遠意義,但用在曾經寫下悔過書的吳睿穎身上,對於被性騷擾的女學生就太不公平了。

兩性平權觀念逐漸普及後,一般人都已能接受,只要言語或行動騷擾讓對方感到不舒服,就是性騷擾。從吳睿穎自己坦承對方「有不舒服」觀之,這樁性騷擾案顯然是成立的,不會因年代久遠而自動消失。

金溥聰想要改造國民黨的改革勇氣,理應獲得肯定與掌聲,但若是「所用非人」,恐怕就得要為此付出代價,這樁爭議其實已經讓國民黨在改造起點摔了一大跤。誰都有「過去」沒錯,但還是得看究竟是什麼樣的「過去」。

#感到不舒服 #吳睿穎 #故事 #性騷擾案 #國民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