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節假期剛過,立法院開議,檯面下,各路人馬、各個選舉議題早已蓄勢待發、山雨欲來;檯面上,女立委在新春團拜時連唱帶跳,表演當紅歌曲〈Nobody〉;雖然五位熟女立委的動作不如原唱韓國團體「Wonder Girls」那般充滿動感、青春流暢,但熱鬧十足、誠意十足,讓向來肅殺的立法院有了個愉快的開始。

年前年後,不論走到哪裡,幾乎都會聽到〈Nobody〉這首歌;只要有人表演,台上台下,人人都能唱上一、兩句;不只於年輕小孩,就連中年人聚會時,如果沒有來首〈Nobody〉或者是〈Sorry, Sorry〉,就會被認為太遜了。流行歌流行到一個程度,成了跨世代、跨國界的共同語言,家有青春兒女的父母們,大概〈Nobody〉、〈Sorry, Sorry〉也都耳熟能詳吧。

在韓國吸金達人裴帥(裴勇俊)的風潮漸消褪後,新一代的花美男、美少女團體崛起;跟上一代的韓流比起來,這些新興的演藝人員、表演團體,從團員的選拔方式到歌曲的設計,從一開始就很清楚是走國際路線,而所謂的國際路線,主要設定在英語和華語兩大區塊,Wonder Girls也好、Super Junior也好,他們的音樂曲式是西洋式的,歌詞以能夠通行世界的英文為主,如果閉上眼睛聽他們演唱,或許觀眾也很難辨識得出他們是來自東方的韓國團體;但另一方面,這些年輕團員都被要求多少要會使用中文,Wonder Girls在出道前就學中文了。或許韓星們的中文講得還不夠道地,不夠標準,但華語地區的觀眾會發現,這些年輕的韓國藝人總能用中文與當地觀眾溝通,這讓使用中文的觀眾不但感到親切,也感受到韓星對在地觀眾的重視。

第一代的韓流大將們帶動亞洲地區的韓文風潮,不少粉絲們為了更了解韓國偶像,認真地學習韓文,使得韓文一時成為顯學;但顯然有野心又務實的韓國藝能界覺得這樣是不夠的,為了更深更多地進攻華語市場,韓國藝人主動出擊:第二代的韓流小將們,被非常有意識地栽培出可以在華語地區宣傳、行銷、互動的語言能力,最明顯的成績就是愈來愈多韓國歌手能開口唱中文歌曲;韓星中文熱潮由張娜拉掀起,之後SARA及目前超紅的「Super Junior-M」接力跟進,而「Wonder Girls」為了展現團員學習中文的成績,在台灣推出的精選集包括〈Nobody〉在內,共有三首中文歌;之前偶像團體SS501在台北小巨蛋演出時,成員之一的樸政玟還用中文唱了一曲〈甜蜜蜜〉;韓國天王Rain進入表演界之初,中文、英文都很差,但為了打入國際市場,這些年他除了以鐵人般的意志鍛練身體和歌藝之外,也拚命提昇自己的語言能力,除了英文已有可以以不用翻譯接受西方媒體訪問的實力之外,Rain的中文能力也有了很大的進步,早已唱過中文單曲的他正在準備要發行中文專輯。

流行文化具有很強的「全球在地化」(Glocalization)特色,思考要國際化、行動則要在地化,韓國偶像團體的表演內容走的是無國界路線,但針對各個不同的市場,設定了不同的行銷策略,因地制宜才能在各地創造佳績;而當韓星個個開口說起中文、唱起中文歌,這份企圖心和用心,更是深深擄獲了華語地區的觀眾的心;說起來,表演者能使用當地語言,這可能是最有效的行銷策略之一;愈來愈多跨亞洲地區的巨星和天團的出現,說明韓星的努力確實在市場上得到了很好的回饋。

在國際的演藝圈,個別藝人學習他國語言、打入當地市場的個案不少,但似乎很難找到另一個可和韓星對華語市場全力耕耘的等量齊觀例子,韓國藝人向華語市場攻城掠地,並不是少數幾個人、幾個團體,而是一個策略性的集體性的努力;這些年,韓星及其藝能界對華語市場的著力之深及其成果之甜美,和韓國在消費性電子市場上的屢創佳績一樣,都是非常值得關心的案例。

#Wonder Girls #華語 #中文 #韓國藝人 #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