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秀菁從國小三年級下學期開始踢足球。(李弘斌攝)
▲余秀菁從國小三年級下學期開始踢足球。(李弘斌攝)

目標西班牙巴亞多利女足隊,「這次我會做好準備,然後給自己5年時間闖一闖!」

余秀菁是台灣女足備受期待的新星,2006年剛升上花蓮體中,亮眼的她就已在全國聯賽躋身校隊主力,隔年再獲得國家隊青睞,以17歲的年紀入選成年隊國腳。

余秀菁有個很特別的綽號─「馬熊」,她擁有出色的盤帶能力,超乎年齡的空間傳球視野,協調性和彈性均屬上乘,遠射和自由球攻門的威力十足,頭槌也有破壞力。早在高中時期,她和隊友林曼婷就被認為是台灣女足的未來骨幹,甚至應該出國闖蕩一番。

上了大學 足球熱反消退

然而,上了大學,余秀菁卻未如預期的快速成長、一飛沖天,甚至有些陷入瓶頸,不進反退。其實,就像台灣絕大部分的女性運動員一樣,從高中到大學,從女孩變為女人的階段,不是每個人都能夠脫胎換骨,繼續朝原來的目標邁進。

「很多以前的教練跟我說,我好像退步了,我自己也知道。」

「高中的時候,時間和事情都是教練幫你安排好的,球員就是一股腦的照做,沒想太多。上了大學,你要自己規畫,開始會想,想很多事情,足球在生活中的比重就變少了。」

18、19歲的女孩,正是愛作夢的年紀,上了大學才像真正開始接觸社會,想要交男朋友,想去不一樣的地方玩玩走走,想要體驗人生,還要認真去想一件事情,即使足球是自己從小的興趣,但踢球真的可以當飯吃嗎?特別是對台灣的女足球員來說,畢業通常就是運動生涯的句點。

「高中的時候,足球大概占據我生活的70%」,余秀菁說:「現在足球只占50%,還有20%得用在課業,至於剩下的30%,我想留給自己和家人。」

赴日受挫 沮喪擱下夢想

「馬熊」對足球的熱情消退,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去年3月跟隨學姊曾淑娥,到日本女足2級聯賽的福岡AN隊測試,卻沒能獲得青睞,讓她從小就有的出國踢球夢遭到挫折,對自己也非常失望。

「回來之後,將近有1年的時間,不要說是踢球,只要看到足球我就覺得很討厭!」余秀菁說,當時她把自己攢下來的一點小儲蓄,買了去日本測試的機票,她告訴自己不要急,要用平常心看待,豈知卻在身心都沒有做好準備的情況下,搞砸了這個一圓夢想的機會。

「那裡踢球的氣氛跟台灣完全不一樣,所有球員都很拚,」馬熊說:「我怕給自己太大壓力,會表現失常,沒想到感受到那種氣氛之後,想拚才發現自己沒有做好準備,根本沒有踢出應該要有的水準,讓我覺得很沮喪。」

無法拿捏好自己的心態,加上對自己失望的沮喪揮之不去,讓馬熊在後來兩次的出國測試機會,都選擇了逃避。她沒有和曾淑娥再到澳洲去試試看,甚至連去年9月由中華足協負擔經費,要推薦好手到西班牙的巴亞多利女足隊測試,馬熊也以學業為由婉拒。

從國小和「馬熊」一起踢球長大的林曼婷,最後成功通過了巴亞多利的測試,也成為其他球員的一大激勵。足協認為,如果去年余秀菁也一起去,兩人肯定都會上榜。「馬熊」坦承自己有些後悔,但對那時候的她來說,確實少了點拋開一切的勇氣,要勇敢起來,她得先找回喜歡踢球的感覺。

重拾熱情 今夏出國逐夢

「我從國小三年級下學期開始踢足球,因為學校只有棒球隊、田徑隊和足球隊,我不喜歡田徑,一直跑步很無聊,足球比較好玩,而且還可以出國比賽,感覺就是很棒!」

#事情 #余秀菁 #高中 #球員 #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