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小提琴家慕特過去十五年來一共造訪台灣七次,這次來台時間最長,北中南一共演出四場,樂曲形態更橫跨奏鳴曲和協奏曲。今年是慕特的「布拉姆斯」年,無論是全球巡迴還是發行專輯,都鎖定布拉姆斯四首膾炙人口的小提琴奏鳴曲。慕特指出,她喜歡在特定時間內專注一位作曲家的作品,就像過去幾年他研究莫札特、貝多芬一樣,雖然這些作品對她不是新曲,但是不同時期拉奏往往能夠出現新意。

慕特第一次接觸布拉姆斯奏鳴曲是在她五歲半的時候,俄國小提琴大師歐伊史特拉夫(David Oistrakh)來到瑞士巴塞爾演出,巴塞爾位於德瑞邊境,正巧離慕特的家鄉很近。慕特對當時的狀況記憶猶新,「他的琴音非常溫暖,表情很豐富,投入極大的熱情。」十年之後,十五歲的慕特已是舉世知名的天才小提琴,終於有機會親自挑戰這四首作品。

慕特指出,演奏布拉姆斯小提琴作品時,可以感受到他是一位了解小提琴的作曲家。相較於貝多芬,拉奏布拉姆斯的作品更為舒服。她猜測,身為鋼琴家的布拉姆斯對於小提琴的掌握,多少受到匈牙利小提琴名家好友姚阿幸(Joseph Joachim)的影響。

音樂會上,慕特選擇以布拉姆斯第二號小提琴奏鳴曲開場,因為與第一號相較,第二號樂曲的氛圍較為甜蜜很適合開場。樂曲的陽光氣息,因為創作的時候布拉姆斯正在談戀愛。當時在瑞士渡假的布拉姆斯與擅長演唱藝術歌曲的德國歌手史庇絲(Hermine Spies)密切交往中,透過音符表達愉悅的心情。

慕特指出,在三首奏鳴曲當中,第一號在她心中占有更高的位置。這首曲子內含布拉姆斯對於「師母」克拉拉的關懷。在舒曼去世之後,布拉姆斯長年在旁扶持舒曼的妻子克拉拉,他對於克拉拉的情愫已是樂界公開的祕密。

克拉拉非常欣賞布拉姆斯的藝術歌曲《雨之聲》,因此在這首作品中,布拉姆斯特別以《雨之聲》作為主題旋律。當時克拉拉正逢孩子夭折、兒子罹患結核病的狀況,布拉姆斯透過這首曲子安慰她的心靈。

至於第三號奏鳴曲,布拉姆斯在情感上也是五味雜陳。他先是接到好友保羅的訃聞,之後又傳來指揮好友凡畢羅(Hans von Bulow)病危的消息,因此作品起始帶有憂鬱的色彩。

慕特四月台灣行,四月九、十日在台北國家音樂廳與高雄至德堂舉辦布拉姆斯奏鳴曲之夜,四月一、十四日於台中中山堂、台北國家音樂廳帶來德弗札克小提琴協奏曲,音樂會樂團由台灣交響樂團擔綱。

#作品 #奏鳴曲 #好友 #一位 #樂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