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西開普省的迪克魯夫石窟(Diepkloof Rock Shelter)相繼挖掘出刻有線條的鴕鳥蛋殼化石,屬於六萬年前的中石器時代,顯示當時的人類已懂得使用象徵符號。這些化石共計兩百七十塊,數量甚多,所屬年代又早,因此極具研究價值。

法國波爾多大學的泰克瑟(Pierre-Jean Texier)教授從一九九九年開始研究這些化石,並將結果發表於《美國國家科學院學報》。泰克瑟表示:「蛋殼上刻有細線,表現為直角或斜角,早期的人類應該是藉由重覆這類圖形來溝通。」利用象徵符號藉此喻彼、溝通訊息,是人類演化的躍進,也是區隔人類與其他物種的關鍵。

愛爾蘭與阿爾及利亞出土的貝殼首飾,是人類開始利用象徵符號的最早證明,其年代可追溯到九萬年至十萬年前;南非的布隆伯斯洞窟(Blombos Cave)也曾出土類似化石,代表七萬五千年前人類使用符號的情形。然而,上述化石數量不多,因此考古價值較低。

相較之下,迪克魯夫石窟的化石數量甚多,呈現出一整套象徵符號系統。泰克瑟認為,這些化石在數量上最具研究價值,可協助研究人類利用象徵符號的演變過程。

#魯夫 #甚多 #象徵 #泰克 #南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