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平第一次坐上摩天輪,行政院長吳敦義俯瞰腳下的大高雄,心裡想到的是什麼?是立委補選失利,政績不佳遭到黨內同志究責?還是同一時間宣布角逐台北市長的前朝閣揆蘇貞昌?從過去直接為選戰操盤的黨秘書長,變為必須以政績為選戰負責的閣揆,吳敦義身分變了,腦中看到的治國圖像,也完全不同。

吳敦義風塵僕僕趕到高雄縣,當然不會只為了向協助舉辦就業博覽會的企業主致謝,更為了宣示他拚就業的決心。既然馬英九總統將就業視做重大施政目標,吳敦義不僅在職責上全力配合,更要以行政資源傾力衝刺,讓自己的行政團隊成為選舉資源,而非選戰包袱。

當所有人都認定北部兩市為五都主戰場,是總統大位的資格賽,曾在高雄耕耘、也曾在高雄吞敗的吳敦義,更想把外界目光轉往高雄,讓他以行政經驗與對手一拚高下,證明自己在未來有一戰實力。

於是,為了救失業,吳敦義不避諱地低姿態與商界示好;為了拚政績,吳敦義更絲毫不客氣地批評民進黨治下的高雄競爭力大不如前。雖然他說自己在行政部門,不適合評論選舉話題,但吳敦義的一言一行,充滿選舉表情。

儘管吳敦義主觀意願上不想參與五都戰局,國民黨客觀形勢上也未規畫讓他站上前線,但做為行政團隊領袖,吳敦義在五都戰局中不可避免地要扮演後勤主力,左右國民黨的續戰能力。對吳敦義而言,五都要贏的不僅是國民黨在二○一二大總統大選的致勝籌碼,更要蓄積他再上層樓政治實力。

媒體批評他「喊卡院長」,吳敦義不以為忤,直言「該喊卡就要喊卡、該喊衝就要衝」。相對於五都可能參選人的欲迎還拒,吳敦義在五都選戰的攻守之間自有節奏。就像梭羅在《湖濱散記》裡說的:「如果一個人沒有和同伴保持同樣的步調,那可能是因為他聽到了不同的鼓聲。」戰場上的擂擂戰鼓,聽在吳敦義耳中,另有一番意義。

#選戰 #閣揆 #戰局 #國民黨 #喊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