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考基測作文期間,教育部由於輿論壓力著手復考;學者們也努力克服兩大「反對勢力」:教師與家長。

無可諱言,華語地區仍是「考試領導教學」的局面,尤其作文更被視為應試教育裡鑑別「綜合能力」的重要方式。台灣2002年高中基礎能力測驗廢考作文、2007年不敵輿論壓力而復考,正說明了「作文」能力在台灣教育中的獨特地位。

廢考作文 當年一片譁然

2001年多元入學方案上路,次年基測不考作文,教育部的理由是作文評分容易流於主觀,且有人工閱卷困難,將來可能以選擇題評量作文能力。然而,從廢考作文的那一刻起,質疑的聲浪就沒有停過,認為廢考作文只會讓國中生國語能力愈來愈差。基測作文復考的重要推手廖玉蕙回憶,當時她赴美訪問作家白先勇,白得知「基測不考作文」,直呼是「駭人聽聞」,並對廖說:「玉蕙,我們一定要努力恢復基測作文!」有心人士的焦慮其來有自。廖玉蕙說,有一次她審閱一位資訊系學生的論文,看得一頭霧水:「撇開專業不談,文章上下就不通順,讓人不明白前後邏輯,」這位學生還不是沒考作文的那一批,但已經讓她感受到語文程度低落有多大「殺傷力」。不過要讓基層教師們有意願、有能力教作文,必須先有一套適當的師資培訓方案。廖玉蕙說,作文廢考之後,某次教育部舉辦國中小種子教師作文訓練營,她與清大中文系教授蔡英俊聯手主持,兩人開始著手收集意見、編輯教材、統籌新的教師手冊,也注意到不少教學上的問題。

編輯教材 提供師資培訓

「例如有教師提出『帶學生聽歌劇並繳交心得』磨練作文能力,但這對偏鄉學生簡直是天方夜譚!」所以還要斟酌城鄉差距,以使同一教材能在全國實施。廢考作文的期間,由於輿論壓力,教育部召開了相關會議、公聽會等。孰料,反對作文復考的「兩大勢力」,就是教師與家長。

教師們認為,國中國文授課時數已減少至每周四節,還要和同屬語文領域的英語課爭時數,根本沒時間再教作文;何況不只是學生討厭寫作文,教師們更討厭改作文。「我自己也是國文老師,很了解改作文的痛苦;學生作文常常不是個玩意兒,這種胡謅亂湊的爛文章看多了,頭昏腦脹,老師會很怕自己的程度變差,」廖玉蕙笑稱,老師界有一句俗諺:「前世殺何人?今世改作文!」改完作文簡直令人精神瀕臨崩潰。

形諸文字 厚植表達能力

不過廖玉蕙還是遊說教師團體:「作文很重要,會影響學生學習,而教書的人當然希望學習要有效果,」以激發教師們的使命感。

同時她也告訴教師們,說話與作文的效果不同,說話較散漫無結構,但若形諸文字就會讓學生停下來想「如何表達」,因此作文會比說話來得「緊實」,同時練習作文的過程中又會讓口語表達更有組織。

家長的主要反對意見是認為作文評分不公平,擔心自己孩子被犧牲。廖玉蕙說服家長們:技術問題是可以克服的,例如一張作文由兩位教師閱卷,評分差兩級以上就重閱,重閱的教師一定會更謹慎,將人工閱卷的問題降到最低。

有的家長則表示,孩子已經補習數學,現在再考作文,難道要去補作文?這不是增加負擔嗎?廖玉蕙的說服策略有二:第一,如果是千篇一律教公式的補習班,補出來的作文不會好,所以不須補習;第二,她反問,如果補習班教得不錯,那麼補作文又有何不對?為何補英數就是理所當然,補作文就是增加負擔呢?

最後,終於成功地說動了教師和家長們,並在2006年試辦、07年正式復考基測作文。

#基測 #作文 #家長 #能力 #廢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