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在距今55年前開放正常人可以從事按摩工作,當時日本盲胞有工作的人數,大約還可維持百分之七十八的水準,但是開放後卻逐年遽降,5、6年前則僅剩下百分之十八,而日本還不准民俗療法、泰式按摩,可以想見台灣若開放正常人可以從事按摩工作,對於盲胞將造成的衝擊。

我最擔心的是,台灣標榜著民俗療法、泰式按摩等等的按摩院到處都是,如果台灣一旦開放一般人可以從事按摩業,那麼盲胞的工作權喪失嚴重度,一定會比日本還嚴重。

對於大法官會議釋憲所引發的種種問題,我有幾項建議。

從經濟層面看,由於政府政策錯誤,應該提供盲胞合理的政策補償,讓有工作證照的盲胞每月給予基本工資的薪資保障,並將勞保退休年齡,從目前的60歲調降到55歲。

另外,在工作權方面,應該要成立國家級的職業訓練中心,開發盲胞新職種的工作,增加各大機關公司行號的身心障礙者進用保障名額,也就是開放更多的盲胞工作職種。

我同時認為,應該要保障盲胞公共場所營業權,例如醫院、捷運站、機場、車站等公共場所,應該優先保障盲胞進行按摩工作。

最後,在教育方面,應開放高等教育,例如物理治療學系等相關科系給盲胞,並且畢業求得證照可在相關工作環境就職,就像是醫院的復健科。

#盲胞 #工作 #醫院 #新職 #台灣 #按摩工作 #日本 #開放 #保障 #公共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