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人寫歷史時,由於成敗已定,寫起來自然輕鬆容易,因而疏忽了當事者在成敗未定時所付出的努力和所犯的愚蠢。這也提醒了我們,看歷史必須盡量還原到當時。

再過幾天,三月廿四日,就是歷史上少有的傑出帝君伊莉莎白一世逝世四○七年祭。她統治英國四十四年一二七天,文治方面開創了英國文藝復興,莎士比亞等文豪前後相望;武功方面則是大敗西班牙無敵艦隊,奠定了後來英國海上強權的基礎。這是不世出的豐功偉績。

但當時歷史還在走的時刻,情況並非如此。伊莉莎白一世有個花心老爸亨利八世,他娶過六妻,伊莉莎白一世之母是第二任妻子,她兩歲半生日就被砍頭,婚姻也被判無效,她成了皇家的非法子女,有兩次被捲入宮廷鬥爭,還關過倫敦塔監獄,能活命已屬僥倖。後來的王位繼承,她的同父異母姐姐和弟弟都已輪過而早死,才由她繼任,這時她已廿六歲。她登基時,英國教派對立嚴重,內亂頻仍,而對外也與週邊的法國、西班牙、英格蘭與愛爾蘭紛爭不已。她四十多年統治,由危而後安,安而後強,這究竟是怎麼辦到的?如果要找理由,下列三點至關重要:

一、她兩歲半起就失母,形同被管束生活,但她畢竟在皇家能受到好教育。英國當時「老牛津」正被「新劍橋」所取代,劍橋古典學大師契克(John Cheke)、艾斯強(Roger Ascham)都是她的恩師。她從小就用心向學,將痛苦孤獨昇華,她通希臘文、拉丁文、法義西德各國語文,十歲即能翻譯義大利詩和法國詩,她後來就用拉丁文至大學演講,古典人文訓練,使她胸中丘壑日寬,也替她做好了準備。

二、由於在教育中成長,她的前任瑪麗一世女王甫逝世,她幾天後就找了威廉.塞希爾(William Cecil)這個出身劍橋的學問家及官吏為她的樞密顧問。塞希爾也是她恩師契克的妹婿,她找塞希爾時明言:「你不可腐化,必須忠誠報國,你不必理會我的個人意志,有任何意見都要告訴我。」後來果然證明她識人用人乃是重要的第一步。威廉.塞希爾及他的次子羅伯.塞希爾兩代輔弼,乃是英國史的重要賢臣,他們有學問,能遠慮,又會管財政,不但民生改善,政府也財力增強,足以應付各種挑戰。這個塞希爾家族本身也昌盛四百多年,還在一九三七年出了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伊莉莎白一世尊稱塞希爾為「氣魄爵士」(Sir Spirit),由流傳下來的《伊莉莎白一世書信集》,我們可以看到她知人善任,君臣之間的良好互動。塞希爾輔弼四十年,到老請辭,伊莉莎白一世的親口回答是:「當你不在身邊,這種日子我也不想活得太久。」

三、伊莉莎白一世如果只是知人善任,仍成就不了聖君之名。更重要的乃是她由自己早年的坎坷,知道要掌握自己的命運,必須將自己和人民以及士兵們綁在一起。她治理國政非常用功,而且善於兼聽。塞希爾就如此說過:「她是我見過的最聰明女人,樞密院各大臣每次向她提意見,她沒有不知道的。」由她的書信集可以看出她遇到疑難時徵詢臣下意見之殷切,以及判斷決定之明快。而最嚴重的乃是一五八八年西班牙無敵艦隊一九七艘船艦進入英倫海峽,要和在尼德蘭的西班牙陸軍合擊入侵,那種旌旗蔽空的壯大軍容,英國的確危在旦夕,她親自披上鎧甲走上最前線,向將士說出了「我雖是柔弱的女兒身,但卻有一顆國王心。」這種英國史上流傳至今的壯語。是役也,無敵艦隊覆滅,只有卅四艘船艦倖存,英國海權強國地位確定。

伊莉莎白一世乃是古代少見的明君,她的豐功偉績今日言之容易,但還原成當時則可看出艱難無比。而她古典修養精湛,知人善任,自己則用功並和人民士兵永遠站在一起,這些都具體反映在她那些有文學、有高度、有方向感的絕世演說裡。在她逝世四○七年祭前夕,撫讀她的傳記和詩文書信集,心中的感慨更深了!

(作者為文化評論者)

#意見 #劍橋 #伊莉莎白一世 #重要 #西班牙 #英國 #自己 #古典 #知人善任 #希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