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行政院長吳敦義要求國有財產局暫停標售台北市精華區國有非公用土地後,這一次因建商以天價搶標而惹出的施政風波似乎暫告平息了。然而,如果行政院不全面而徹底地檢討國有非公用土地的標售制度,那麼當風潮止息,既有的標售機制又會悄悄起動,不用多久,下一個創紀錄的標售天價又會再度引發輿論批評,如此循環不已。政府必須尋找根本解決之道。

還記得一九八七年在南京東路目前六福皇宮所在的國有地標售,結果由國泰人壽以每坪九十萬天價搶下,是當時周邊土地價格的一.五倍,更因而帶全國土地及房價飆漲,當時政府也曾受到輿論政擊而決定停辦國有土地標售。

如今二十年過去了,今年一月位在羅斯福路的國有商業用地以每坪七一九萬的天價賣出,是當年國泰人壽搶標價的八倍!這二十三年來台灣的平均國民所得也只增加了約五.四倍,而房地產價格上漲的速度則遠遠超過國民所得增加的速度,更不用說這幾年社會財富M型化的相當嚴重,貧富差距拉大許多。因此雖然平均國民所得增加了,但是一般上班族的薪資卻幾乎原地踏步了十幾年,因經濟成長所帶來的財富,大部分都集中到金字塔頂端的少數人身上。

一般人當然買不起動輒每坪上百萬元、廣達上百坪的豪宅,但在豪宅及地價飆高雙重效應下,台北市連中古屋市場價格也上漲到令人驚嘆地步。目前大安區平均屋齡二十五年中古屋每坪單價可賣到六十萬,這豈是平均月薪五、六萬的小民所購買得起的?也因此「都市房價過高」才會高居十大民怨之首。

但暫停標售北市國有地只是一種消極回應民怨的做法,因為其它都會區的國有地照常標售,一樣會創造當地的天價,助漲各都會區的房價。而在國有財產局的國有土地處分所得的「年度績效目標值」中,九十九至一○二年的四年目標值為九四二億元,而其中約有九成是靠標售國有土地的收入!

因此如果行政院不能徹底檢討國家財政的收入畫分,並大幅降低國有地處分所得的績效比,那麼行政院的做為也只是暫時息事寧人而已。

台灣各大都會區的國有土地,除了畸零地得讓售予鄰接地合併為建築使用及特殊情形之讓售者外,建議行政院全面廢止原擬標售的國有非公用土地,並檢討是否能將這些非公用土地變更為公用土地,如做為公園綠地、廣場、社區中心、弱勢團體會所及興建國民住宅使用。

與世界大城相比,台灣城市人均綠地及公共設施比率相當低。如台北人均綠地只有不到六平方米,而巴黎則有十五平方米,紐約有二十平方米,倫敦高達三十平方米。為何不利用這些市區的國有土地來做為公園綠地、廣場及其它公共用途,來提昇台灣城市的生活品質呢?(作者為建築師)

#平方米 #綠地 #國有土地 #國有非公用土地 #天價 #台灣 #國有地 #行政院 #檢討 #標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