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是他者,也是異人。

我們生活在自己的社會裡,不論安然與否,我們將環繞自己的一切視為當然,我們有想要對抗的,但有更多的是我們看見卻看不到的。天地彷彿亙古以來就是這樣運轉。

然後,旅人闖了進來。

他們的眼光、他們的想像、他們的解讀、他們的態度,一切的一切,都將我們的世界當成一個新奇的客體在審視。我們覺得受到侵犯,我們戒慎著他們的眼神,因為那是顛覆一切的力量源起。

這也就是人類學中所說的異人。不是遙不可及的他者,而是進到了我們的世界,遊走在邊陲提醒著我們所謂的當然是如此地荒謬。

於是我們希望旅人離去,我們只想回到縱使是假象的安然裡。

「蟲師」這部動畫著著實實地展現了這樣的來去。主角銀古從一個地方遊蕩到另一個地方。他的視線看到了每一個地方不想被看到的隱晦,翻轉了禁忌的謎題,而那謎題也許只因為在它所在之處,是如此地自然以至不可視。

然而,「蟲師」最有趣的是它重層的異人性。蟲師處理的是另一種生命體「蟲」。它們的歷史比人類還古老,卻因為人類的擴張而隱蔽、不被相信,偶爾進入了人的世界的「蟲」所造成的影響,被當成了罪惡或神蹟。蟲師不只徘徊在異社會的邊陲,更站在了人與非人的界線上。原本即被戒備的旅人蟲師,又再多了一項騙子的污名。

這樣的旅者蟲師,需要一個能安心駐足的歸處。旅人,指的不是從一處到另一處的飄蕩。旅人指的是在一段時間內離開、最終仍有一個可以回去的地方,一個他所屬於的、不被視為異類的故鄉。

而蟲師銀古沒有故鄉,沒有記憶,沒有可以安然停駐的地方。他有著旅人的眼睛與位置,卻沒有旅人的幸運。

沒有歸處的旅人,何以名之?

#旅人 #地方 #謎題 #蟲師 #異人 #故鄉 #邊陲 #世界 #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