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府的天空與紐約大不相同。在華府「國民」隊的第一天,建仔的神情也與在「洋基」時大不相同。成熟之外,多了幾分自信與坦然。

他第一個進入球場,可是四顧無人,「哦,來得太早了」,笑著,轉身回到休息區。等到隊友差不多到齊了,大夥兒一道進入球場熱身,一路說說笑笑,頗為自在。

面對台灣的媒體,建仔以國語回答,不疾不徐;面對美國記者,他以英語回答,不需翻譯。在蔚藍的天空下,在海風的吹拂中,他談自己的復健,談對新東家的感受,談與新隊友的互動。當被問及「星期五,洋基要來這裡和你們比賽,會不會有點尷尬?」他輕鬆的回答:「職業運動就是這樣呀」。

摩天大樓四處林立的紐約,處處都只是「豆腐塊似的天」。華府任何建物不得高於華盛頓紀念碑,所以視野一無遮蔽。同樣的,「洋基」擁有最多的冠軍頭銜,永遠不缺光芒萬丈的好手,新秀要在這樣的叢林裡殺出一條血路,絕非易事,贏球的笑容往往也是短暫的。

「國民」恰恰相反,戰績在東區、在國聯、在整個大聯盟墊底,甚至只差二場就是美國職棒史上的最差紀錄。在這樣的谷底中,建仔來了。「國民」隊不需要他維繫光榮的歷史(上次拿下世界冠軍已是近八十年前了),球迷也不奢望這支隊伍一季之間全面翻紅,教練更不會要求建仔帶傷上陣。

說到教練,王建民很感謝他們的賞識。當年「洋基」教頭托瑞稱他是「前所未有的出色新人」;今天「國民」教頭雷戈曼同樣稱許,稱「國民隊簽下他是正確與重要的決定」。兩人都認為建仔是不可多得的上駟。

世有伯樂而後有千里馬,問答中,建仔感念知遇之恩,當然想早些披掛上陣。不過雷戈曼再三交代急不得,醫生也叮囑急不得,隊友、球迷在祝福期待之際,也提醒他急不得。

#國民 #球迷 #建仔 #球場 #回答 #天空 #洋基 #紐約 #華府 #隊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