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會區房價飆漲,成為民怨之首。在「庶民經濟」當道之下,財金部會剎時間卯起勁來打豪宅,其實「豪宅」只是政府政策失當的果,如果各部會首長以為增加房屋稅、禁賣國有土地就可以導正豪宅飆漲現象,那真是倒果為因,無助解決問題。

與房地產交易相關的財產稅制的改革,本來應是賦改會要研究的議題,但可惜馬政府把賦改會玩完了,稅制與財政都失去改革良機,後遺症逐漸顯現。

調降遺贈稅率,而未採配套措施即為一例。政府為了建立金融資產管理中心,將遺贈稅率降至10%單一稅率,並視為賦改會一大成就,但是海外資金回來了,國內卻沒有像樣、可供投資的金融商品,因此,資金湧入保值的精華區房地產,抬高了房價,這樣結果,政府當時有預想到嗎?

吳內閣擅長觀察民意,有心化解民怨,但現在拿得出來的措施,對解決高房價問題,全屬枝微末節,何況,都會區土地本來就具有稀有性,在資金競逐的情況下,價格上漲是必然趨勢。

政府要澈底解決高房價問題,應從宏觀角度來探討,切勿流於民粹。最根本的辦法是由平衡城鄉差距著手,如何針對台灣有限的土地,進行生產、生活規劃,搭配租稅、財政、金融手段,才不致使住宅解決方案,顯得零散無方。不過,這是一個需要長期投入的大工程,依目前內閣更換的速度來看,以及選舉的頻繁,實在令人無法樂觀看待。

#改革 #高房價 #都會區 #民粹 #政府 #財政 #豪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