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日,一名美國工程師史塔克駕著小飛機飛進德州政府大廈,他的對象是大樓中的稅務單位。他的三十多頁自殺宣言寫滿了他對政府、對大企業,尤其是對國稅局的憤怒。

有人說他是第一個茶葉黨恐怖分子。恐怖分子標籤當然不恰當,但不可否認的是,他的行動和理念,的確和這一年來在美國政治中掀起波濤的茶葉黨運動有關。

茶葉黨的名稱來自美國獨立革命前夕的波士頓茶黨,當時是為了抗議殖民地的美國人民繳稅給英國政府卻沒有政治上的代表權。二○○九年春天,以茶葉黨為名的抗議行動開始展開(見圖,美聯社)。抗議的主要目標是歐巴馬政府的經濟刺激方案、拯救銀行措施、健保改革,以及氣候變遷對策。另方面,他們也批評共和黨主流,討厭溫和派的共和黨參議員麥肯和在任期間增加政府支出的小布希總統。

茶葉黨運動在全美各地迅速蔓延,出現幾千起的茶葉黨集會,最大的抗議行動是去年九月十二日在華府。今年一月在麻州的參議員選舉中,茶葉黨人支持共和黨參選人史考特布朗,讓他在這個民主黨傳統強大的選區當選。這被視為是茶葉黨的重大政治勝利,與民主黨重大的挫敗。

根據《紐約時報》二月的民調,有五分之一的人認同茶葉黨運動。NBC的民調指出,有百分之四十一民眾對茶葉黨是肯定的,而只有百分之三十五的人肯定民主黨。

茶葉黨的組織方式比「歐巴馬更歐巴馬」。他們主要是透過網路來串聯,且是徹底去中心化,沒有黨中央、沒有主席,而是各地自發性底成立。當然有許多重要的意見領袖和一些組織在後面策動。○八年總統大選共和黨副總統候選人莎拉裴林就是他們的明星之一。

這個運動之所以迅速崛起的原因是因為美國的經濟衰退、失業率高漲、聯邦赤字不斷攀升,導致巨大的民眾不滿。許多人因為親友在金融危機中失去了工作、失去了房子,因此被激進的右翼政治人物或媒體名嘴的言論吸引。問題是,要怪誰呢?他們怪政府。

從表面上看,茶葉黨主張一種保守主義的政治哲學,強調財政上的保守主義和反政府。但他們許多人不只是反對「大政府」(亦即龐大政府支出),而甚至是根本不喜歡政府存在,尤其是痛恨收稅的國稅局。在史塔克的自殺行為後,愛荷華眾議員史蒂夫金說:「這是一個悲劇。但是另一方面,國稅局是沒有必要存在的。當我們廢除國稅局的那一天,美國人將會非常快樂。」

一九六四年,在美國同樣興起一個激進右派運動,並支持極右派候選人高華德代表共和黨參選總統。美國知名歷史學家Richard Hofstadter說,這個運動體現了「美國政治中的偏執狂想症」;這種偏執狂想症在歷史上不斷出現,他們相信陰謀論,喜歡用啟示錄般的語言,並且認為他們和敵人是不可妥協的:敵人必須被消滅。

在茶葉黨運動領導人的言論中,也再度出現這種偏執狂想和激進語言。運動最有影響力的名嘴貝克就不斷說,歐巴馬要製造經濟危機來摧毀美國經濟,以建立他的社會主義和獨裁專制。(茶葉黨人也常指涉政治小說《一九八四》,卻不知作者喬治歐威爾是民主社會主義者。)明尼蘇達女議員說要明尼蘇達人武裝起來準備對抗歐巴馬政府。前副總統候選人裴林在茶葉黨大會時也說:「我會為美國人民而死。」也難怪史塔克願意為了廢除國稅局而飛向政府大樓。

茶葉黨運動也是一種右翼的民粹主義。事實上,金融危機和歐巴馬政府的措施導致了兩種民粹主義的興起;左右翼都批評大企業的利益,批評華府的兩黨政治精英。但是當左翼是要求政府做更多時,右翼的茶葉黨運動卻認為不論是財政刺激措施或是健保改革和社會福利,都只是利維坦巨靈的擴權。他們拒絕信任政府可以幫他們解決問題。

於是,茶葉黨運動的平民只能在那些名嘴和政客的虛妄謊言中,繼續他們的無奈。或者像史塔克先生用巨大的悲劇寫下個人的絕望與悲憤。

#史塔克 #政治 #茶葉黨 #運動 #茶葉黨運動 #抗議 #歐巴馬 #右翼 #政府 #國稅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