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灣創立長達53年的雅歌樂器原本以製作吉他外銷聞名,10年前在台灣結束營業,但在漳州,這家老字號吉他製造廠又重新站起來,踏上征途。

產品陳列室內,淡綠色的布簾,如帷幕般慢慢被拉開。耀眼的光點一如冰淩般刺人。布簾後隱藏了一群音樂精靈--吉他。

這些吉他整整齊齊地擺放在一塵不染的透明櫥窗裏,造型各異,大小不一。有的像仿真的來福槍,有的如一朵燃燒的紅色火焰,有的如迎著朝陽的向日葵;它們顏色奇豔,做工精美,即使不會彈奏吉他的人,也恨不得拿到手裏舞弄一番。

儘管姿態萬千,但他們都來自同一家工廠——雅歌樂器(漳州)有限公司。

到漳州 延續企業生命

1947年,台灣出現了一家雅歌樂器公司。

據漳州雅歌公司總經理呂孟哲介紹,台灣雅歌是他的姨丈投資建立的,由於姨丈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因此根據聖經,把公司取名為雅歌。

雅歌屬於詩歌智能書中的一卷,素有「舊約啟示錄」之稱,雅歌的希伯來原名是 Sir has-sirim(即最美之歌),因此英文稱為「歌中之歌」(The Song of Songs)。

「我姨丈對樂器珍愛有加,他認為,人生在世,總得有可以紓解情懷和寄託感情的東西,樂器便應運而生。」呂孟哲說。

商海浮沉,台灣雅歌也經歷了幾次產品轉型,在五十多年的生命裏,分別生產過口琴、風琴、鋼琴、木吉他,最後是電吉他。80年代,台灣經濟泡沫破滅,市場蕭條,很多公司都面臨倒閉或外遷的命運,台灣雅歌同樣感到突圍困難。

1993年,呂孟哲的父親呂南輝當時任職於台灣雅歌公司,率領了台灣雅歌的幾位「大臣」到大陸來投資開工廠, 1998年雅歌正式「花落」漳州薌城,2000年,台灣雅歌停止生產。

到急診室 拉電線度電荒

據漳州雅歌的「開國元老」鄭本源經理回憶,儘管漳州的語言、文化等與台灣相通,自然環境也很適合生產吉他,但漳州當時的基礎設施比他們想像的還要落後。

「生產時最擔心的就是時有時無的電力,每一次突然停電,都迫使生產終止,材料做到一半就不能繼續了,不但造成了極大的浪費,還蒙受了重大的損失。」

當時唯一能夠持續供電的是醫院的急診室,雅歌便從急診室拉電線,還買了幾台發電機發電,這樣才勉強度過電荒。

交通運輸成了他們最傷腦筋的問題。由於樂器生產對原材料要求極高,加之大陸缺乏樂器生產的基礎,幾乎所有材料都要從台灣運送過來,由於不能直航,只能由台灣到香港轉廈門,最後才送到漳州。產品也要七拐八彎才能運送出去。

創業困難重重,員工素質卻成了他們最大的慰藉。「由於漳州沒有樂器生產的基礎,本來我們計畫在大陸生產半成品,然後再運回台灣完成後期加工,但後來發現,這裏的員工也能生產出精美的樂器,我們便決定全部在大陸生產,節約了成本。」鄭本源說。

聘日技師 設計新產品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這是呂南輝常說的一句話。據呂孟哲介紹,剛到大陸時,他們也在邊學邊做,不僅模仿,還不斷地開發新產品。

為了讓吉他「鶴立雞群」,雅歌還專門聘請了日本專業的吉他設計師設計產品。

「有些產品要特別訂製的,照著圖紙,我們也能做到八九成,你做得出皮毛,但做不出精髓來,製作樂器是需要感覺的。因此,我們得與設計者、樂器專家、樂隊等溝通,這樣才能使樂器有生命。世界上很多著名的樂手都使用我們的吉他。」呂孟哲愛惜地撫摸一支吉他,驕傲地說。

從大賣場 到專賣店銷售

初到大陸,雅歌主要生產空心吉他,通過沃爾瑪等大賣場銷售。隨著樂器廠的增多,空心吉他的銷售愈來愈難,很多公司以削價競爭來爭奪市場,迫使雅歌不得不跳出來思考自己的出路。

「因為在大賣場木吉他賣不了多少支,你如果沒有訂單的話,就很難生存下去,加之吉他是一個季節性很強的樂器,每年的寒暑假和耶誕節,是我們銷售的旺季,但是我們也要在淡季裏生存下去啊,所以,不到半年,我們不得不轉型做專業,高級的電吉他,供應給歐美日等國家的吉他專賣店和專業的樂隊。這樣,我們不但跳出了削價競爭的困境,還提高了利潤。」

目前,雅歌的電吉他占了總產量的70%,其餘才是空心吉他。「我們100%的產品都是銷往歐美日等48個國家,」呂孟哲說。

金融危機以前,雅歌吉他每年的訂單為30萬支,2009年才18萬支,訂單下降了40%。

「儘管現在外國市場不景氣,但我們計畫擴建的第三期廠房和倉庫還在進行中,危機畢竟會過去。希望就在前頭,」呂孟哲充滿信心地說。

臨近中午,員工休息午餐,造型雅緻的雅歌廠房旁有一排排的垂柳以及一座噴水池;而在廠區柳樹下的碧綠草坪上,幾位員工正在快樂地分享著午餐。

#銷售 #員工 #大陸 #空心 #訂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