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世明教學之餘,還有獨門絕活─騎獨輪車,他是獨輪車教練兼裁判,不僅在校內授藝、也到校外授徒,教孩子們如何在混沌的世局中,獨行也能找到平衡點,克服困難再出發,並且收放自如。

簡世明說,他學會獨輪車之後,就很想將這項技藝傳給大家,因為,騎獨輪車需要勇氣,沒有勇氣的人是不敢嘗試的,而且獨輪車不可能一下子學得會,所以需要有所堅持,忍受一次又一次的摔跤,才能夠找到一個輪子還能夠停頓、前進、後退的平衡感。

獨輪車像哪吒的風火輪,又像特技表演,太帥了!他說,開始推廣獨輪車的時候,發現孩子們都愛死了騎獨輪車的帥勁,可是許多孩子卻是中途就放棄了,因為學得慢、因為會摔車,初起步沒有獲得學習成就感的孩子,往往就此中輟。

簡世明認為,騎獨輪車只是一項技藝,卻也是學習克服挫敗、恐懼,進而掌握全局的過程,孩子經歷這樣的訓練,再學習其他事物時,就會比較得心應手,即使失敗了,也能夠很快站起來,重新來過。

不敢面對挫折,輕易放棄學習事物的機會,草莓族不就是這樣形成的嗎?簡世明覺得,孩子無法面對現實挑戰,型塑出保守、封閉、怯懦的性格,家長過度保護其實也是主要原因。

許多家長不讓孩子學騎獨輪車,因為怕危險,擔心孩子摔車受傷,面對這樣的家長,他只能搖搖頭!如果連這樣的小小挑戰,都不讓孩子試試看,長大後談什麼挫折忍受力?「草莓族其實是大人們造就的啊!」

然而,當簡世明跨出擁有明星光環的市區學校,開始到許多偏遠的學校教導孩子騎獨輪車,結果發現這些經濟弱勢、教育資源缺乏的孩子,卻擁有更勇敢的心靈,學得又快又好,摔倒了,拍拍屁股上的灰塵就好了,隨即高高興興再騎上車,讓他非常感動。

有一次,簡世明接到獨輪車廠老闆的電話,希望他到工廠去教一位小朋友,他風塵僕僕開車到彰化,就為了義務教這位小朋友學會騎獨輪車。

時日過往,他早已經忘了這件事,卻在台北聽奧結束過後不久,在學校接到那個小朋友的媽媽打來的電話,還非常興奮的向他道謝,原來,當年那個孩子因為會騎獨輪車的特殊才藝,以第一名成績考上台北的戲曲學校。而且在聽奧的表演節目中,有一場是一群孩子騎著獨輪車環繞舞台,其中一個就是她的兒子,為此,她特別打電話要與他分享孩子的榮耀。

當時,這位媽媽得知簡世明的母親身體不適,立即在電話中為他的母親禱告。簡世明說,雖然他不是教友,但是聽到電話那一頭傳來懇切真誠的話語,最後哽咽流淚的聲音,讓他非常感動,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還有一次到深山的偏遠小學教小朋友,第一次去時,校長告訴他,其中一位小女孩已經沒有媽媽;過了一個學期,再到該校時,那個小女孩的爸爸幾天前也過世了!當時,看著小女孩努力騎著獨輪車的模樣,和堅毅的神情,讓他心疼不已,淚眼盈眶,眼睛一時模糊了!

簡世明曾經到中輟生之家,教孩子騎車,沒想到,經過幾個月後,到少年輔育院教車時,居然碰到一個中輟生之家的孩子,對方很大方的跟他打招呼,他卻覺得很感慨,一時也不曉得該不該問他,是怎麼了?為什麼進來?只希望他把這段境遇,當成學騎獨輪車摔跤的練習,趕快站起來,重新騎上車,向前行!

簡世明認為,教孩子騎獨輪車,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但是至少給了他們幾個鐘頭的快樂,暫時遺忘這世上的許多不美好。課堂上的基礎教育是重要的,但有時候也該放輕鬆,到室外騎個車,享受御風而行的快意!

#小朋友 #學得 #騎獨輪車 #獨輪車 #媽媽 #學習 #學校 #簡世明 #電話 #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