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三角」這個名詞是一九五○年代西方媒體首先創用的,有人望文生義,竟以為那個地區盛產黃金,還專程去探訪金礦所在呢!

地理上的所謂「金三角」,最初是泛指滇、緬、泰、寮四地區交界之區域而言。二十世紀百年間,這個地區都以盛產鴉片著稱;到了二十世紀中葉以後,雲南境內已無罌粟蹤影,只有泰、緬、寮邊區處處開遍了罌粟花,成了全球最大的鴉片生產區,年產量少則千多噸,豐年則高達三千噸左右。

因中國境內已根絕鴉片生產,貨源大減,但全球市場需求卻不減反增,以致價格猛漲,毒品經營者競相湧入此一地區收購毒品,故有大量資金湧入。追求暴富的冒險家前仆後繼,任你嚴刑峻法也難以嚇阻,因此「金三角」永遠不缺擁金的冒險家,當然,大量的財富也就源源湧入,「金三角」乃以得名。

鴉片只是原料,它的衍生物嗎啡和海洛英,才是價格比黃金還貴的商品,量輕質高,容易走私。有藏於陰道及肛門者,有藏在屍體內者,更常見的則是魚目混珠,冒充一般習見的食品或化妝品者。走私方法無奇不有,原因就是有厚利可圖,所謂「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正是毒品走私者的寫照。

筆者曾浪跡金三角地區多年,最初的感覺好像到了世外桃源,處處都是綠水青山,一片寧靜祥和景象。

每當冬春時分,原野山谷間色彩豐富,天空蔚藍無比。入夜後幕天席地而臥,天上的繁星好像伸手可摘。誰能料到後來竟變成人間煉獄?

這地區人種複雜,在中國西南地區能看到的各種少數民族也都是這裡的主人。年長的苗、傜族人不僅會講漢話,還有用中文寫成的經文,一些人家還貼有門聯,室內供奉著用中文寫成的神牌。除經書外,其他的中文都已支離破碎,正確的文字已不多了。不過這也證明這些人都來自中國,是同文不同種的炎黃子孫。

其實一般人慣稱的「金三角」,事實上就是指緬甸聯邦中的撣邦為主與泰、寮相鄰的地區。

撣族即傣族,雲南人過去稱該族為擺夷。明清時代整個撣邦都是中國的藩屬,也就是歷史上的「六慰」之地。「六慰」者就是六個宣慰司,是明清兩朝冊封的眾多土司中階級最高者。

撣族是緬甸除緬族外最大的種族,也是虔誠的佛教徒,在英領時期,撣邦的實權掌握在中國所冊封的土司家族手中。英國政府很重視培植這些土司的後代,很多土司子弟都被保送到英國接受教育,像緬甸獨立後第一任總統蘇瑞泰,就是娘瑞土司。

撣族雖然文化程度高,但生性愛好和平,不喜和人爭鬥,這種性格在戰爭中註定要吃虧。此所以金三角地區持續半個世紀的戰亂中,知名的領導人物很少是撣族的原因。

昆沙(張奇夫)自認為是撣族,事實上他的父系全為華人,僅在母系中有撣族血統者。最後加速他失敗的因素之一,就是得不到當地撣族的民族認同所致。

除撣族外,還有佤族、拉祜族、克欽族、哈尼族、苗族、傜族等眾多種族,他們各有所依,形成各種不同的政治集團。

鴉片又是該地區的最大財富,任何人都想染指、都想獨佔,起碼要分一杯羹,這當然是導致該地長期紛擾不安的主要原因。

金三角地區在過去半個世紀內,不只是單純的毒品走私問題,更是各種政治勢力的角逐場。既有極左與極右的競爭,也有地方勢力與中央政府間的對抗,甚至族群與族群間、同一陣營也常常引發衝突對抗

既有旗幟鮮明的戰場血拚,同樣慘烈的則是地下的暗殺、綁架及恐怖活動,其罪魁禍首應首數昆沙集團了。進入二十一世紀後則角色異位,搞暗殺綁架的換成了政府的相關部門。

各種錯綜複雜的因素令人眼花撩亂,難於理清來龍去脈,難怪前台北駐泰代表沈克勤曾對我說,金三角的複雜情況,是他平生外交生涯中從不曾遇到過的。

自一九五○年代起,原受台灣指揮的武裝力量已全部撤離緬甸領土,除一部分直接撤往台灣外,由段希文及李文煥領導的兩支部隊則全部撤入泰國北部,逐漸由軍轉民,最後變成泰國的永久居民。

自此之後,緬甸北部和東北部就由各種不同的勢力所割據。有打著民族獨立旗號的,有打著共產黨革命旗號的,當然也有堅決反共的。

吉人族、克欽族、撣族、蒙族都志在爭取民族獨立,由德欽丹吞領導的緬共一心想憑武力取得政權。昆沙一向親台反共,也曾得到部分武器援助。

羅星漢,一度是那地區握有雄厚武力的地方性首領,是該地區第一個登上美國《讀者文摘》的國際知名人物。他後來遭泰緬聯手誘捕,經緬甸政府特赦後轉而為緬甸政府效力,主要任務是擔任政府與反叛團體間的調人,看來頗有貢獻。

彭家聲和羅星漢都是果敢(麻栗壩)同鄉,年齡相近,昆沙是緬籍華人,三人都是好友,也都同時接受過台灣軍事專業人員的訓練。後來卻分道揚鑣,各自樹立起自己的勢力範圍。

張奇夫,原名張啟富,又名昆沙,也有寫成昆薩、坤沙的。緬北萊茉山出生,家族歷代,都是那一地區的首腦人物。

太平洋戰爭期間張奇夫全家東渡薩爾溫江避難,當時掌權者是他的伯父張秉舜。張秉舜曾組織抗日游擊隊進行抗日活動,日本投降後他於中緬邊區返回萊茉山途中遭到殺害。死因有二說,筆者於一九五○年春節期間曾短期住在他家裡。張家的人告訴我是遭英軍殺害的,但另有人堅稱他是在佧佤山遭佤族殺害的。

張秉舜死後,張家男丁都還很小,沒有人堪擔重任,張奇夫的叔父人稱六老爺者,也只不過是一位剛成年的青年。張秉舜的母親和這位六老爺共同支撐著家業,孤兒寡母境況十分危殆。附近住著數百戶半開化的佤族,其酋長很想趁機取而代之,時加欺凌。張家為求自保乃向今之臨滄地區求助。其時有名彭懷蘭者,帶有地方團隊二百餘人,他認

(文轉B11版)

#民族 #土司 #中國 #緬甸 #金三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