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沒有上台發言的機會,枉費我花了很多心思在準備,還遠從鄉間而來並等了許久。我開玩笑說,可能是主辦單位早已「風聞」我將上台「放炮」,才不讓林生祥得獎。

事實上我和志寧預先斟酌再三,並測好一分鐘時間的「得獎感言」,準備「宣讀」,我本來想講的是:「林生祥說服我來領獎,有二項任務:一、感謝所有協助過這張專輯的人;二、藉機鄭重呼籲大家重視台灣農業,支持台灣農產品。文明再怎麼發展,人沒有糧食便不能生存;沒有農民,沒有農地,便沒有糧食。請大家真正懂得珍惜和愛護。」

是不是太溫和了?我不致於天真到妄想簡短一分鐘的發言,會有什麼作用,但是我還是不放棄,必需忍住沉痛繼續發聲。

在經濟繁榮與創造就業機會,兩大冠冕堂皇的理由下,台灣的農地快速萎縮,企業財團可以輕易取得農田,輕易侵吞大片大片的台糖所屬土地,而且一旦乾旱缺水,工業用水優先供應,強迫農地休耕。政府官員對待工商名流多麼「禮遇」,對待農業、農民、農地、農產,又是多麼輕忽、近乎輕賤。

我不知道還能怎樣表達我的憂慮……。

(7)陪伴

偶爾有人詢問我,「甜蜜的負荷」這張專輯,我最中意哪一首,我都回答各有特色、都很耐聽。不過,我要坦白承認,對我個人而言,當然是吳志寧寫的「負荷」和「全心全意愛你」這二首,最有特殊意義。

「負荷」一詩在表達普天下的父親,對子女的共通情感,發表於一九七七年,一九八○年即收入國立編譯館編定的國中國文第二冊;亦即通稱的「部編版」,最末兩句是:「只因這是生命中最沉重/也是最甜蜜的負荷。」其中,這句「甜蜜的負荷」經常被引用,似乎已經成為流行、通俗語言,一般使用時,常被改為「甜蜜的負擔」。

詩人的詩作譜成歌曲,不在少數,但父子詩與歌交會,顯然少見,尤其志寧又是詩中的男主角之一。志寧說我的詩沉重太多,甜蜜太少,他以輕快的調子,甜蜜多一些,沉重少一些,詮釋這首詩的情感,聽起來更溫柔。

「負荷」表達親情;「全心全意愛你」則是表露對我們賴以安身立命的島嶼,無比的依戀和憂煩,很多人都表示聽了這首歌深受感動。

很有趣的經驗是,這張CD專輯發行之後,在台南孔廟(台南市社區大學主辦),和台北市西門町紅樓廣場,舉辦二場發表會,其中一項節目是我朗誦詩,志寧演唱;這樣的父子檔表演模式,竟而頗受歡迎,很多團體及學校「邀約不斷」,包括二○○八年金曲獎藝術歌曲類頒獎典禮的演出節目,以及二○○九年底高雄市政府文化局舉辦的葉石濤先生逝世一週年紀念音樂晚會,我都陪同志寧「登台演出」。

我一直想說服吳志寧回家鄉和我一起種樹,可是他更愛歌唱;他不回家,我只好出來陪他唱歌!(下)

#農地 #甜蜜 #專輯 #說服 #甜蜜的負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