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詩集不稀奇,要印本書也不難,詩人嚴韻卻捨棄了現代電腦排版的便利,在日新鑄字行負責人張介冠的協助下,以活字印刷出版詩集。經過「字字皆辛苦」的十個月,推出台灣近卅年來的第一本鉛字印刷書《日光夜景》。

嚴韻是譯者,曾引介安潔拉‧卡特小說到台灣,這次出版第一本詩集《日光夜景》,集結了近十三年寫下的八十首詩。嚴韻說:「我從很久以前就想:如果有一天讓我出詩集,我一定要用活字印刷!」她希望透過活字印刷在紙上留下的浮凸紋印,讀者可以用眼、指尖感受字的樣貌與呼吸。

日星鑄字行負責人張介冠為了這本詩集,傾盡心力,不僅全力配合找字、鑄字,更找回以前排版、印刷的老友林金仁、黃保安協助印刷。張介冠說:「還有人願意用這種方式出書,我們很感動很興奮,但也有點心酸,真的是種很複雜的感受。」

回憶自己經手的、上一本以活字印刷出版的書,張介冠搖頭直說:「算起來快卅年囉!」這次的印刷過程,每個環節的重新建整都是難處。儘管日興鑄字行的鉛字保存還算完整,但難免有所缺漏。加以這項產業早已消逝,因此排版時,為了製造行間距離所需的鉛條木條難尋。而能撿字、排版的師傅更是離散各地。

張介冠說,一位有經驗的撿字員一小時可撿一千兩百至一千五百個字,有經驗的排版員,排好一頁需一個半小時。「這本詩集僅有一萬八千多字,但因尋找材料、協調師傅幫忙,很耗工。」

對於這本耗去十個月製作的詩集,嚴韻苦笑,「我沒想到這麼費工。」但也因從頭到尾親身參與,看著自己寫出來的詩一個字一個字被撿取、排版、印刷,「感覺真的像是生了一個孩子。」

看著《日光夜景》的出版,張介冠認為:「這不只是一本詩集,而是一部藝術品!也許,會是復古運動的開始喔。」

#日光夜景 #張介冠 #出版詩集 #一本 #詩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