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是個大舞台,各方人才齊聚一堂。金融人才的較勁將隨著兩岸交流的頻繁浮上檯面。台灣金融人才要如何在這場競爭中勝出,突顯優勢,祺縉國際顧問管理公司董事長陳志彥以其長期觀察,對台灣人才做出提醒。

隨著《兩岸金融備忘錄(MOU)》啟動,台灣諸如中信銀、華南銀行紛紛啟動設立分行計畫,而尚未登陸的銀行業者對於中國市場的重要性也不敢輕忽。具有完整經驗,長期往來於兩岸的台灣祺縉國際顧問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陳志彥認為,台灣金融人才在中國發展具優勢,發展契機不少。

兩岸三地人才 台灣人優

陳志彥分析,即將啟動的台灣金控業設點計畫,將為台灣金融人才開拓不少工作機會。而除了隨著公司計畫一起登陸,台灣金融人才也頗受大陸金融業者青睞。此前,中國銀行個人金融部總裁祝樹民、建設銀行副行長胡哲一皆曾表示,為因應大陸金融機構的自由化與業務擴展需求,有意大舉來台挖角,提供待遇將不亞於台灣金融業者。

陳志彥認為,雖然西方金融制度成熟,但中國金融機構對於西方觀念、制度能否適用本地有所遲疑,台灣金融人才融合中西經驗的特質最能符合本地需求。此外,台灣金融環境較為成熟,台灣人在金融零售業務、財富管理、客戶服務流程、風險控管、內部稽核、人才培訓等方面,都能提供專業經驗。

兩岸三地,除了台灣金融人才具備競爭優勢,香港金融人才也不遑多讓,但陳志彥認為,儘管香港金融人才專業經驗不亞於台灣,但是過於西化的金融體制、腹地過小的疑慮,使得大陸金融機構目前仍偏好台灣金融人才。

掌握人和 效率競爭觀念調整

未來,台灣金融人才進入中國就業將朝多元方向發展,陸資、台資、外企的金融機構都是職涯的可能方向。陳志彥指出,兩岸金融環境成熟度有別,金融機構的特點不逕相同。

他提醒,現今中國金融機構如同早期台灣金融體系,組織複雜,層級也多。現今,中國整體金融開放度仍受限,多數銀行雖已商業化,但多少帶有官方色彩。為此,當地金融機構中,和諧、穩定的觀念高過競爭、改革目標。

陳志彥認為,台灣金融人才習以為常的「競爭」、「效率」觀念,進入本地金融機構後,需要適應與調整。改革速度、規模都要謹慎,掌握「人和」的觀念很重要。「有效率迅速完成改革的人,在台灣可能會被讚揚為英雄;但在中國,如果沒有掌握當地特性,這樣的人可能淪為人人喊打的對象」,他說。

隨著2008年年底金融海嘯的陰影漸散,台灣不少金控業者大舉徵才,積極招募儲備幹部。相較之下,中國金控業者對人才培訓就沒有如此完善。陳志彥觀察,中國金融業者在人才培訓上,普遍還是較為短視,短期內追求業績極大化還是放在首位,真槍實彈的實務經驗,遠高過於理論培訓的重要性。

為此,兩岸人才也呈現不同特性,台灣金融人才在創新合作度表現優異,對於產品的企劃性較強,融會貫通的靈活度也比較好,而大陸金融人員強調績效,單一金融產品上的銷售能力較強。但即便中國金融機構對於人才的培訓體制不如台灣完善,但在陳志彥過去的授課經驗中,他也深刻體會中國金融人才的學習積極度、專注度遠高過台灣人。

陸金融市場 加薪幅度驚人

兩岸人才市場的態勢日漸成形,金融業薪酬成為關注重點。陳志彥透露,兩岸金融業同等職務間的薪水差距已日漸縮小,但近來中國金融人才欠缺,薪資漲幅速度非常快,中國金融機構轉職跳槽風氣興盛,銀行加薪幅度甚至可達二、三成。

他強調,過去中國銀行多為國有制,薪資起點原本就不高,為了追趕上目前的薪資水平,躍升幅度就相當驚人。再者,近來中國銀行民營化、股份分置的體制調整,加上沿海外商銀行進駐,促使金融人才的市場需求浮現,加薪成了金融業者留住人才的手段。

工作經驗通常能為個人在職場上加分,不少專家認為,台灣新鮮人在沒有經驗的條件下,登陸工作不具任何優勢。但陳志彥坦言,新鮮人在中國金融業工作卻是「短空長多」。新鮮人初期由於缺乏經驗,起薪並不高,但隨著長期與中國市場互動,就能逐步累積自己的在地人脈;相較之下,具備經驗的台灣專業人才,雖然在經驗上占優勢,但發展在地人脈是一道不容小覷的難題。

中國金融業,擁有證照在手有如拿著一把金鑰匙,台灣對證照的重視程度就比較低。陳志彥解釋,這必須回歸到兩地金融機構對於證照的重視程度。尤其近來受景氣波動影響,台灣金融業者必須在激烈的競爭中存活,先求有再求好的階段性目標,促使證照重視度不如中國。而中國金融機構受政策影響,面對風險較小獲利率較高,創造利潤之外,也希望透過證照為個人專業度加分。

中國市場開放後,來自世界各地的資本、企業齊聚此地,但陳志彥建議,準備前往中國工作的台灣人,要盡可能、多元理解中國的面貌。而不論是金融機構或是金融人才,由於中國政府在金融政策的彈性較低,合法地遵循法令為上,試探、模糊的空間並不存在。

#陳志彥 #金融人才 #中國 #金融 #中國金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