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出賣了的台灣》(Formosa Betrayed)是美國人葛超智(George Kerr)寫的一本關於二二八事件的英文書,對從事台獨運動的人來說,這本書等於他們的聖經,幾乎人手一冊,但本書出版迄今已逾半世紀,九十年代雖由在美的台灣人斥資再版,免費贈閱,年輕一輩在美國成長的台灣人,對《被出賣了的台灣》已不甚了了,有再教育和加深其認識的必要,於是同名的一部電影應運而生。這部由台灣人在美第二代刁毓能所拍攝的電影現正在華盛頓、紐約、波斯頓、洛杉磯等地放映。

《被出賣了的台灣》是上世紀八十年代初威權統治下的台灣白色恐怖寫實片,以陳文成案、江南案為主軸,製造了一個芝加哥地區一位華裔經濟學教授被台灣當局指派幫派分子暗殺的故事,然後美國聯邦調查局(FBI)介入派幹員去台灣協助調查,從而揭露了台灣政府涉案的種種不為人知的真相。既是電影,為加強戲劇效果以吸引觀眾,故在宣傳上強調這是緊張刺激的政治暗殺片 (political thriller),可是根據影評和我自己觀看的結果,卻是令人大失所望。

誠如《華盛頓郵報》的影評所說,本片既非像《殺戮戰場》(Killing Fields)或《盧安達飯店》(Hotel Rwanda)那樣驚心動魄的寫實片,又非記錄片(documentary),以致效果大打折扣,加上說教的藥(preachy medicine)太重,副作用就是叫人昏昏欲睡了,的確,我看的時候中途竟打起瞌睡。就此而言,這不是一部成功的電影,甚至可說是失敗的。不過刁毓能以一電影門外漢,只憑對台灣鄉土的熱愛與政治上對國民黨的痛恨,集資八百萬美元能拍出這樣的影片,已是難得了,說是創舉亦不為過。

想來刁毓能像猶太人一樣,國民黨治台的那段白色恐怖歲月,可以寬恕(forgive),但不能忘記(orget),就此而言,他的目的達到了,任何人看到Formosa Betrayed那樣電影廣告的人,都會為之怵目驚心的。

這部片子讓人難以理解的是不在台灣拍攝,是在泰國拍的,刁毓能說他選在泰國拍,因為台灣現在太現代化,已無法展現八十年代的風貌,而當下泰國正是八十年代的台灣,這理由實在牽強。好萊塢電影《白俄女公爵》發生於三十年代的上海,導演就重現那時的上海,無論建築、汽車、家具、服裝都反映當時的上海,這在技術上是可以做到的。將來這部片子在台灣放映時,觀眾會失望的,因為他們看不到生於斯、長於斯的台灣。

就我個人過去十年所看過的政治寫實片而論,有兩部電影讓我難忘,一是《東西兩個世界》(East|West),描寫二戰後流亡國外俄國人返回蘇聯的慘痛遭遇;另一是《竊聽風暴》,刻畫東德秘密警察監視人民日常生活無孔不入的可怕。假如《被出賣了的台灣》能拍得像前述兩部電影那樣感人和逼真,觀眾就值回票價了,顯然要達到那種藝術境界,刁毓能還有相當長的路要走。

#Betrayed #被出賣 #上海 #台灣人 #觀眾